平行河流。

Here I love you.
In the dark pines the wind disentangles itself.
The moon glows like phosphorous on the vagrant waters.
Days, all one kind, go chasing each other.
  
The snow unfurls in dancing figures.
A silver gull slips down from the west.
Sometimes a sail. High, high stars.
  
Oh the black cross of a ship.
Alone.
Sometimes I get up early and even my soul is wet.
Far away the sea sounds and resounds.
This is a port.
Here I love you.

“在什么地方 轻轻的 有虫鸣着似的”

一、

以前很喜欢一瓶香水,是模仿“下雨前”的味道——它会让人想起暴风雨前夕的旷野,铅色的云,湿润冰冷的空气,风刮过来树叶沙沙作响,草地在摇晃,灰尘在摇晃——我实在喜欢,喜欢到甚至想买两瓶来收藏。


然后悲伤地发现它竟然停产了。


于是剩下的小半瓶收拾到了架子上,一直舍不得用,放了两三年的样子吧。


前几天北京下了雨,冬日里寒冷的空气让我想起它来,在这样的下过雨的阴天,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于是我拿出来再度喷了两下,非常绝望地发现它的味道我已经不再喜爱,一种木质香料的味道格外突出,简直闷头。


而这是我人生中体验最为糟糕的一些时刻之一。发现你自己过去如此喜爱的事物不再喜爱。...


所以我一次次按住内心的雪

它们过于洁白过于接近春天


在干净的院子里读你的诗歌。这人间情事 

恍惚如突然飞过的麻雀儿

而光阴皎洁。我不适宜肝肠寸断


如果给你寄一本书,我不会给你寄诗歌

我要给你一本关于植物,关于庄稼的

告诉你稻子和稗子的区别

告诉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胆的 

春天


“事物的味道 我品尝得太早了”

“想象你在阅读一本小说。非常美妙的一个故事,你此生从未看过如此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发展、世界观架构和人物塑造——或者还有修辞、文风之类的,你阅读时在意的一切要素——全都几近完美。你喜欢书里每一个角色,每一个情节几乎都浑然天成,作者展现出来的一切都如此契合你的胃口。


“这是一本很厚的书。你挑了好几个有太阳的下午,泡了一杯你喜欢到甚至舍不得喝的茶——这样才配得上这本完美的小说。你几乎是在省着看,漂亮的句子会反复阅读,喜欢的情节反复回味,怎么会有这么棒的小说呢?你在想。


“但是随着阅读它还是越翻越薄,很快就将迎来结局。你开始感到有些恐慌或者说遗憾:如果我看完这本书,就再也看不到这么棒的书...

在XQ看到的梗根本停不下来:

夏也为啥初中的时候疏远郁弥,就是因为突然意识到自己对可爱的弟弟怀有不可描述的骨科感情

这比什么我要出去看更大的世界有说服力多了好吗!


今天份的开心

一、

去找村口王师傅烫头的时候,卷头发的小哥一直跃跃欲试地很想和我说话。

我就问,你喜欢你的工作的吗?

小哥说,一开始不喜欢,后来越来越喜欢。

我说,那你喜欢它的什么呀。

小哥说,美。

我:哇!

小哥又继续说,你会发现学习是没有止境的,每天都有新的挑战,越学越喜欢。


我就好羞愧啊。人人都是诗人,人人都在以一种自己独有意义的方式生活着,我到底哪里来的勇气和资本动不动就嚎两句对人类失望的啊。


二、

昨天和另一个我很熟悉的人聊天,聊着聊着我发现我从未了解过她。

而她确实一直非常努力地在试图了解我。


我以为她不理解,但是我发现其实一直是我在拒绝被理解。


“人与...

暴躁

上周喜欢的老师跟我说,学校组织老师们去慰问军训的负责人,因为负责人们几十年来兢兢业业保障军训学生们的安全,可谓非常辛苦用心。

然后老师就想,即使军训这种没个卵用也没求意义的事情,也有人在努力地用心想做得更好啊。“世界都是相互支持着的。那么多人在无聊甚至无意义的岗位上,做着没用的工作却费尽心力。大概人人都在将就着、欺瞒着自己,又彼此配合着度过一生吧。“


我就跟他说,我以前常常在想,既然人和人从根本上就无法相互理解,那为何我们还要努力地去表达去沟通?后来又想,正是因为无法理解,所以这份时刻进行着的、试图去理解的努力才显得如此笨拙而可爱。这个观点放在你的这段话里也是同理的——正是因为这些事情...

以前偷听人讲话,姑娘说自己结婚没有办婚礼,觉得好遗憾啊。旁人告诉她,遗憾多好啊,可以给未来留个乐子。


当时只觉得是有趣的鸡汤。直到我看《遗愿清单》的时候反复在想,如果我知道我会死去的确切日期,那我的bucket list上面会出现什么?我反复思考,发现我已经没有任何要完成的愿望。


随着我未完成事件的逐渐完成,我不会再有遗憾。我的bucket list上,估计什么都写不出来了。


喜欢的小说结尾,说如果你已经道过所有的别,此生已再无别的话可说,那就像从前那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吧。


而我此刻也再无别的话可说,我难得的不再感到空旷,而是格外平静,就像退潮时候均匀平整的细腻白沙,...

昨天看到的洁净的光

生活

“过去几年来,我一直把他放在永恒的过去,视他为我过去完成式的情人、悬在夜晚暗影里的兽首标本,将他冰存,以回忆和樟脑丸填满它。我偶尔把他拿出来掸掸灰尘,再放回壁炉架上。他不再属于尘世或生活。此时我发现,不只是我们选择的路相距多远,还有即将打击我的失落有多大,无非是这些东西而已。我不介意用抽象词语去思考这些失落的东西,但被正眼盯着瞧却令人心痛。在我们停止想念已经失去、或许可能也从不在乎的事务很久很久以后,怀旧之情仍然令人心痛。”


读书会上跟大家推荐喜欢的书,我说这本太棒了。我时常有许多感受,可我也只能模糊地感受到而已,它们在我这里是无法成型无法落地的。但这个作者却可以用非常漂亮的句子进行叙...

Pellicule.

听歌时候随机放到一首rap,因为歌手小哥哥的语气超级有趣,忍不住点进去看了看。


歌词大概讲的是两个以前的同学街头相遇,聊起以前的故事,说“大家不知道什么就都不见了呢”,“那个时候明明感觉什么都做得到啊,但是就这样,很多事情就这样结束了”,“说着要去开同学会,是抱着怎样的心情说‘我会去的’呢?明明没有做到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啊”。


但是又“算啦,反正怎样都行”。


里面有一段在讲过去看流星的经历:


话说起来 过去的时候啊

记得是什么时候来着

听说要有流星雨

我们在操场上聚在一起

躺着

看过星空呢

流动的只有时间

星星根本没有流起来呢

好冷啊

不过那...

夕烧け

第八集真是官方喂屎气死我辽


气不过的糖

日郁

很短 没头没尾一发完


——


是怎么和好的。


“只要是和你一起游泳的话,”桐岛郁弥回过身来看着他,“那我就有自信可以完美衔接。”


他一边说着一边朝他走过来,“一起游吧。”郁弥开始微笑,尽管他没有伸出手来,但日和还是想起了多年前那个闷热的午后,小小少年朝他伸出的手,那一个邀请就像是夏夜里破开黑暗的流星一样,使得所有的心愿都成真了。


两人持续了一个夏天的别扭心情终于结束。回家的时候看到了好看的夕阳,是漂亮的紫色橙色和黄色,非常非常温柔的颜色,日和...

听见一首很妙的曲子,点进作曲人的主页,孤零零的只有一句话。

“如果你能明白,那这就是写给你的。”


然后我就在想——

尽管我喜欢用第二人称,但如果“你”能明白。那这就是写给你的。

今天看见的微博里说,宇宙里最惊人的奇迹不是行星或者恒星,甚至都不是物质——而是时间里的一瞬间,而那个瞬间,就是现在。

你是一切的宇宙,一切的宇宙是你。从宇宙大爆炸开始,所有原子和分子,混杂而成的我和你——拥有着我和你的此刻,和拥有着此刻的我和你。看见我的你,和感知到这一切的你——


所有的句子、画作、音乐、所有形式的艺术……在被创造出来的一瞬间,就确实全都属于“你”了。

他没想过是在这样的场景下重逢。


夏天快要结束了。是太阳将落未落的黄昏,他看见橙色的光辉逐渐隐没,看见红色的云,和约摸是由于夜色所带来的紫色天空,他看见立交桥,看见一阶一阶的楼梯,他看见人流和车——但这一切都随着他登上桥而逐渐落在了脚下——然后看见了遥。


奇怪的是,刚刚明明还有很多人啊。怎么现在一个都没有了。于是他只能停下脚步,听对方先开口叫他的名字。


“郁弥。”


他喜欢的童话故事里,每一次重逢都伴随着惊人的海浪、彻骨的疼痛和所有强烈的情感,但这些他是没有的。他设想中的重逢大概会是某一次什么比赛中终于胜过遥,人声鼎沸,两人以手切开水流,落下时又溅起水花——看,我们再次一起...

每次收到别人的喜爱,我都会感到强烈的不真实,对方口中说的“你”,真的是“我”吗?


某些人喜爱的我,真的是“我”,而不是某一个我营造出来的“我”吗?这可能只是一个受我个人操控、因为我想展现而展现出来的“我”,可能只是我的某一个片段,某一个部分,某一个时间点的我——而它们全都不是真实的我。


我跟朋友讲这种很不真实的感觉。他告诉我说,此刻的你和过去的你以及将来的你,都是完全不同的你。你是每时每刻都在变化的,所以其实没有恒定的你,也就无所谓“真实”的你了——但也意味着,每一时刻,每一侧面,你所展现出来的每一片段,每一部分,都是真实的你。


妈耶……是诸法悉空,于一切相,离一切相啊。

一、

有人表达对我的喜爱,说希望不要让我感到压力。

“因为我喜欢你啊,所以不想让自己喜欢的人因为我的喜欢而有压力。”

我无法假装无事发生只能无奈承认,说我确实感到了压力。所以我只能回避开,因为这是现在的我能想到的最照顾你感受的方式了。

她说,可是被伤害的感觉,也许正是她在关系中所寻求的东西啊。

然后我就在想,“照顾感受”只是我单方面的“照顾感受”啊。因为我实际上并不知道对方的感受到底是什么,对方希望从关系中获得什么。同一段关系在我这里和在你那里,也许就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我能给予的和你想要的,你能给予的和我想要的,以及最终我和你所可以获得的东西,也许都完全天差地别呢?

即便我很想去...

诗人系列x2

一、

朋友追星追得痛苦不堪,问我就没有既深切动人又毫不痛苦的爱吗。

想了想确实没有啊。唯物辩证法和易经讲的大概都是同一个道理,阴阳永远一体两面,有好的部分那必然也有坏的地方,有爱就有恨,有快乐就有悲伤。精神分析的理想化/贬低约摸也有这个意思,那些会引起你白月光般遐想美化的独特性,最终也会成为你厌倦憎恶的最大缺点。

又想了想,成熟个体的标志之一就是整合,耐受所有好坏共存,会带来甜美的东西也会带来痛苦,而爱的力量非常强大,可以修复这些创伤。

——我知道你的缺点,你那些讨人厌的地方,可是这不妨碍我对你的喜爱和欣赏。

二、

以前给一个人写信,他在我见过的人中也算得上过于敏感多情的那一种,我说我见过太多包裹得过于严...

最近重新做人的快落事宜

一、

前几天做的两个梦。

第一个梦里,我在离去的火车站见到了非常漂亮的、紫色和明亮的黄色交错的天空,是只在经过后期调色后的照片上才见过的美妙景致。我现在依旧记得我当时想同你分享的心情,我慎重地编写着短信,但是火车站的人群里任何一点微小的扰动都会打断我——因为这会使我觉得不够虔诚。直到梦醒我也并未发送成功,所以我也并未收到回信。

第二个梦里,我在佛塔外见到了一个白衣的少年。他微笑着同我聊天,说他住在佛塔里,让我常来看看他。后来机缘巧合,我再次去到塔里,听导游介绍说这里供奉着一条化为人形的白龙,我看见照片,上面赫然是那个少年的模样。导游跟我讲他的事迹,他是如何受人爱戴,他为何被人供奉——我独...

倒刺。

一,顾语


下班的时候顾语随着下班的人潮挤进了地铁,周围的人是日复一日的面无表情,他感到食指上传来的一阵细微疼痛,方才发现自己的倒刺还未痊愈。


许是由于换季的缘故,春夏交接,身体总是容易有些小毛病。据说倒刺是由于缺乏某种维生素,或者缺乏水分,顾语总记不得要喝水,以前好像是有个什么人提醒他长倒刺的话需要多喝水来着。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伤口,平时忙起来并不会注意到,如果偶尔刮过什么衣料觉得痛,那把翘起来的部分用指甲钳剪去就是了。但今天他得空再次好好端详,发现倒刺根部竟然已经肿了起来,里面有着血的颜色,看起来还真的称得上伤口。


他一边玩手机,一边用另一只手抚摸这个伤口,触摸...

真实怂货。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他说,“所以要好好道别。”


当时我没有感觉,直到那一时刻真实到来的前夕我才感到突然的伤感。我试图送他一些什么东西作为赠别礼物,我抄了一首小诗,觉得这还不够,又写了一封信。我嫌自己的字不好看,删删改改换了好几张纸,一边换一边想这可真是莫向花笺费泪行。


我想起他曾对我说过的一些话,担心他会觉得我的行为太过矫情,但我依旧决定送出这封信。不过我找不到信封,只能用宣纸叠了一个,叠完又担心他觉得我太过隆重,所以故意叠得歪歪扭扭——这可真是欲盖弥彰。


“我给你准备了礼物。”我把信给他。


“你不会给我写情话吧?”


“卧槽。当然没有啊。”其实我在信里使用了...

给你的信。

今天跟人写信的时候,突然想起我以前写过的一些让人痛哭流涕的信件。不过具体内容我已经忘却,只记得当时对方的眼泪和拥抱——于是我又翻出来看了看,发现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惹人动容。有些时候觉得自己真的蛮厉害,随随便便就可以写出感动人心的句子,想了想又觉得并非全都是我的原因,也许只是当时所有情境和事件发展到那一刻,堆积到了需要哭泣的那一瞬间。


但我还是讨厌这一切。那些感动人心的句子大部分都并未发自真心,只是源自与生俱来的直觉和后天训练,我写下它们的时候有时甚至带着几分残忍的心思。于是我夹杂在其中的稀薄真心也被我视作虚假,尽管有时在我自己写的时候都会落泪。


然后我今天突然在想,尽管我觉得它们...

出镜:风乂乂

摄影后期:沈快雪

英文字幕发现有毛病。。。憋介意【跪

我,一个混乱中立人士,一直秉持着“你想干啥就干啥,只要你想清楚了,只要能够承担起自己行为的后果以及相应的责任,做什么都完全OJBK”的生活理念。

今天跟老师讨论起了各个流派的差异。我说叙事治疗的咨询语言太具暗示性了吧。简直是在引诱对方做出“好的”选择、走向“好的”人生。在这种情况下简直无法保证最终的结果是来访者的自由意志展现。人本主义太积极向上了……我还是喜欢精神分析那种“人都无能为力地被本能驱使着”的悲观主义……

老师说,精神分析虽然悲观,但是不是消极的。它所谓的“本能驱使”,不过是让所有不能被接受的东西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这是多么慈悲、多么善的理论啊。

我一想,日妈有道理哎。所有理...

刚刚百无聊赖地在网页上四处翻看,不小心点进了另一个姑娘的主页,里面记录着的大概也是一些生活琐事,文风是我喜欢的那种冷静潮湿又有点神经质,往下滑了好几篇,果然发现有抑郁倾向和自伤行为(我为什么要用“果然”……)
我知道我喜欢的、真正有才华的人大多都受着抑郁情绪的困扰。以前就在想,痛苦和悲伤才会成就才华和艺术,那些高兴愉快的东西太过轻飘飘了,永远与真正的艺术无缘。大概是因为敏感的心才更能捕捉到那些稍纵即逝的微妙灵感,而个人又因为太过敏感而容易成为情绪的俘虏——任何情绪在体验到的时候就已经强烈到难以承受了。痛苦的体验来了就会留下亘古痕迹,想想真是又美又痛。
如果有一丢丢的概率,也有一个像她一样的姑娘百无...

Winter Poem/冬天的诗

The quivering wings of the winter ants
冬蚁微微颤动着翅膀
wait for lean winter to end
等待瘦弱冬日的结束
I love you in slow, dim-witted ways,
我爱你,缓慢、笨拙地爱着你
hardly speaking, one or two words only.
很少说出口地、只言片语地,爱着你
 
what caused us each to live hidden?
是什么使我们隐秘地生活着?
A wound, the wind, a word, a parent.
是一道伤痕吗?是一阵风、一句话、或是一个根源吗...

刚刚突然在想,我不可能不喜欢你。

就是像天上的月亮,云彩,天气现象一样的——我不可能因为你本身的属性而不喜欢你,因为正是所有这些遥远的、瞬息万变的、捉摸不定的特质,使你成为了你。

就像倘若我喜欢一株柳树,它在春天抽出绿芽,夏天轻轻摇曳,秋冬两季开始枯黄干涸——并不会因为我的喜爱——或者我的不爱而产生任何变化。它不在意我爱不爱它,而又正是这一份不在意使得我更加爱它。

就像倘若我喜欢风霜雨雪,我永远不能知道什么时候会起风,下一粒雪下一滴雨会落在哪里——可它们一旦出现,我依旧高兴得满心是泪,这一份存在就足够让我感激。

我,我没有办法不去喜欢你。真真的是像白月光,光是知道你正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就...

今天听了两个梗觉得太也青了吧……
一、
舍友a和新交的男朋友出门约会,晚上的时候宿舍群里大家都说今天不回宿舍了。
a:今天晚上只有我一个人?
我们:你也别回了!
a就跟新男友开玩笑说,我们宿舍晚上人都不回去了,要不然我也不回去了?
新男友:不行!晚上我得回家!!!

二、
这个男友表白之前,舍友a其实一直是拒绝的。
a:你看看,我属鸡你属狗,我们就是鸡飞狗跳。我火象星座你水象星座,我们就是水火不容。我姓黄你姓缪,我们就是荒谬至极。肯定不行!
新男友:那我们在城隍庙见吧。谐音就是黄和缪肯定能成!
然后两个人就去城隍庙约会去了啊!!!

我他妈听得快笑死了……
总觉得王也肯定也干得出来这种事

今年又开始了给人写信的工作。

任务被描述起来,大概是,“就像去暗恋一样地,记录他,见证他吧。”

其实去年做这份工作的时候还蛮有压力,只能远远地去看着、去记录那些只言片语,无法靠近又小心翼翼的,只为了在一切结束的时候,递出一份“情书”。

但今年,当我写下第一行字的时候,一时间竟然他妈的要哭了……我明明对你知之甚少啊。我写出的话也并非都是发自我的真心,可我光是想着你阅读时候的场景,就觉得又紧张又甜蜜,好像是真的回到了我以前还有着暗恋心思的时光,那时我偷偷写下许多我清楚自己并不会真的寄出的句子,却又不切实际地存了那个人能够看见的私心。

就觉得,哇真好啊。有人能够被关注着,被爱着,有人愿意去给...

今天吹爆小师叔

因为之前只追了《一人之下》的动画,所以在我心中小师叔一直是高岭之花心狠手辣因为嫉妒张楚岚的阳雷所以一直内心疙瘩别别扭扭无法正常面对人家还对人家使脸色的冰块脸人设。


直到我后来忍不住去翻了翻漫画。


然后就发现!完!全!不!是!这!样!


小师叔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没有之一!!!


包括罗天大醮上对张楚岚道歉、失败的时候也认命了觉得这是老天对自己的惩罚、师傅说是自己下了药马上就释然了……真的太好了吧,完完全全还是个孩子啊。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起了那些小时候不满意自己玩具的孩子,可能会哭会闹会去争抢其他小朋友的玩具,可是他反而觉得一切错在自己,最后还轻轻松松地接受...

“他相信自己的爱比恨更有力量。” | 关于《杀戮秀》、精神分析、爱和修复

最近看了狐狸大大的《杀戮秀》,觉得这文太几把酷了吧。作品里详尽地描述了一个黑暗的未来社会——社会的极少数人拥有绝大部分的资源,食物链顶端的人甚至在高空建造了一座浮空城市以独享阳光,世界由此分为上城和下城,上城人手握资源,以凌辱、毁灭、品尝他人痛苦为乐。在这座未来架空的腐朽城市里,娱乐业是最大的产业,各种各样的真人秀节目(带有各种生化危机式怪物以及性暗示意味的)聚集着资本和大众注意力,供脑子空空的人们取乐。


这是一个愤怒而压抑的世界。


故事始于某一届被叫做《杀戮秀》的节目。身不由己的人们参加这场互相屠戮的真人秀供更高级的阶层取乐。每个人都愤怒至极、走投无路又无...

火车刚刚停靠了一个没有名字的小站,又经过了一个村庄。夜晚没有人,所有围墙、建筑和街道全都静悄悄的,灯光都是暖色。为什么路灯大多是橘色?为了让夜晚稍微温暖一点吗。
然后我想起有一个回家的夜晚,我预计两年后给你写一封信,作为赠别的礼物。当时在想我会怎么开头?用那时看见的景致吗——行进在夜色中的公交车,两侧路灯划过像是流星,而我在此刻又想起了你。是类似的景致,列车车窗的光亮照印在铁轨旁的白墙上,是一个个移动的白色方块。
很奇怪,我脑海中遣词造句的对象都是你。虽然大多是些没有特别要紧的第二人称的话,可我依旧想让你知道。
你会听的。
你曾说过想成为雾一样的弥漫存在,这样每个人都可以感受到你,你想成为好的客体,弥...

1 / 6

© 平行河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