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心臓。

Here I love you.
In the dark pines the wind disentangles itself.
The moon glows like phosphorous on the vagrant waters.
Days, all one kind, go chasing each other.
  
The snow unfurls in dancing figures.
A silver gull slips down from the west.
Sometimes a sail. High, high stars.
  
Oh the black cross of a ship.
Alone.
Sometimes I get up early and even my soul is wet.
Far away the sea sounds and resounds.
This is a port.
Here I love you.

最近脑内剧场的结局

“我知道,”回来的路上阅山突然没来由地开口“——我其实都知道。你不必瞒着我,也不用这么辛苦。”

两人的马快,已经到了前头,离大部队有几分距离,因此他也不担心交谈会被别人听了去:“我是你故事中的角色,而你一直在试图改变我的结局。”

这回轮到赤歌惊讶了,他勒住了马。阅山走了几步也停了下来,转过头来继续说道:“所以我想,这次我自己主动去改变的话,说不定就会全都不一样——”

他的话没有说完,因为远处传来了轰隆隆的巨大声响,似乎是雷声,盖住了他的声响,大概是地平线的地方迅速升起了灰色的烟。赤歌心下焦急,喝止住了他:“你别再说了!”

“你不用这么辛苦——这不是你的责任。”阅山凑近了一些,以便对方能听见他的声音。但随着他的每一个字落地,那阵雷声愈演愈烈,天空似乎是碎掉了,瓷器冰裂般的纹路迅速地蔓延到了这边,一块一块的,逐渐被灰色吞没掉。后面大部队兵马开始骚动起来,冲着他们嚷了些什么,但这些声音都被马的嘶鸣盖住了。

“你知道你自己是被创造出来的……那这个世界也会随之崩塌了。”这个关头赤歌倒好像万分平静,他只是皱着眉头看向远方,那里已经在逐渐失去色彩,他又转过头来看着阅山,好歹这个人尚还鲜活。

“我们会怎么样?”阅山便问他。

“不知道。”赤歌也老实作答。

“会死吗?”

“……不知道。”这回他犹疑了一下。

“那现在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这次他沉默了更长的时间:“……对不起。如果一开始就让你选择自己的命运也许不至如此。”

很奇怪,那阵毁灭的态势分明惊人,土地也开始陷落,后方的部队正在往下掉,人声马嘶和轰鸣巨大,阅山的声音却听得清清楚楚。

“没关系。”说着他更近地往赤歌那里凑了过去,扣住了他的后脑勺也使他可以靠得更近,然后他开始吻他,“那就去爱吧。”

——

噫我在写什么



评论

© 火花心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