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心臓。

Here I love you.
In the dark pines the wind disentangles itself.
The moon glows like phosphorous on the vagrant waters.
Days, all one kind, go chasing each other.
  
The snow unfurls in dancing figures.
A silver gull slips down from the west.
Sometimes a sail. High, high stars.
  
Oh the black cross of a ship.
Alone.
Sometimes I get up early and even my soul is wet.
Far away the sea sounds and resounds.
This is a port.
Here I love you.

一、
课程结束的时候写了八封信,五个姑娘哭了出来,七个人过来拥抱我说谢谢。其实我在写信的时候就知道她们肯定会哭,所以当我在讲台上看见她们展开信纸然后眼眶泛红然后终于忍不住哭出来的时候我开始感到欢欣愉悦——就算是今天我也依旧保有这样的技能,我清楚地知道怎样的措辞怎样的表达怎样的遣词造句怎样适当地流露温情可以让对面的那个人流出眼泪。

但开心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下一瞬间我开始感到非常非常非常的失望,为什么人啊可以这么轻易地就被打动,这样倒显出了我的残忍。有人说想起了那些无数孤独的夜晚,而我的信使她觉得终于被人理解,终于有了陪伴;有人说她在信里看到了自己这一路走来,终于觉得被人真心关照;有人说她已经把我当成好朋友了;有人给我深深鞠躬,说非常、非常感谢……有人抱着我在我肩头哭泣,而我只觉得难堪。我对于这些人没有任何情感上切实的关照,但是她们却都觉得我是真心实意希望她们一切都好。

我想起上次老师说我天资真是不错,说我具备所需天赋却只是缺少温情。想想也是非常讽刺,我可以如此轻易地写出打动人心的温情话语,而实际上却是相当残忍无情。语言真是充满力量又苍白无力的媒介。

二、
后来他跟我说,这些人生命中实在是太过缺乏类似的体验,所以才会如此轻易地被人打动。

这时我才终于突然理解,为什么一路以来都有这么多人说羡慕我了。

我想起那些生命中以柔软温情宽容接纳对待我、给予了我无数类似体验的所有人,她们使我得以生发出我所有的敏感、共情、理解、充沛、安全、感受、觉察——所有可以被称为天赋的一部分的东西。这时我反倒更加难堪了起来,我接收着这么多的温柔,然而却发展出了炫技的姿态。

三、
其实还有一部分难堪是来源于我自己。弗洛伊德说强迫性重复,说后来的人生只是早期经历的循环往复,我想起我为什么会觉得自己残忍无情,其实无非是以前被某个人这样不平等地对待过,而我无意识地重复了这个过程。

嗨呀,“不平等”,我又用了这个词。我知道一切不是搏弈无关输赢,我却依然想胜过你。

四、
晚上的时候下了雨。其实从昨天开始天气预报就说会有暴雨,但是一直淅淅沥沥地到了现在才伶仃有了点大雨的趋势,空气变得一片潮湿。

我在路上想起言叶之庭的结尾,想起那个痛哭的下午,想起他说“如果有一天可以走得更稳更远了,就去见她吧。”

而我从未走得更稳更远。


五、

我想起很久以前的一封信。

其实年岁越长越少写信,但当时我只觉必须要写不得不写非写不可,我怀揣着炫技的心思,叠加着一些连我都承受不来的句子,写的时候自己都快哭得喘不过气。

而我并未收到回信。


六、
另一件非常恼人的事情是,我竟然再次体验到了完全不带焦虑的留恋感觉。太危险了,我会忍不住想再靠近一点再亲近一点,而没有焦虑的话我真的会这样做了。

不焦虑也开始让我觉得危险,真是注定永无宁日了(つД`)ノ

评论
热度(3)

© 火花心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