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心臓。

Here I love you.
In the dark pines the wind disentangles itself.
The moon glows like phosphorous on the vagrant waters.
Days, all one kind, go chasing each other.
  
The snow unfurls in dancing figures.
A silver gull slips down from the west.
Sometimes a sail. High, high stars.
  
Oh the black cross of a ship.
Alone.
Sometimes I get up early and even my soul is wet.
Far away the sea sounds and resounds.
This is a port.
Here I love you.

爆炸了

一、

我说我感觉从没那么好过。


我说其实每每和人交流,我都满怀着期待。我期待自己以怎样的方式被理解,以怎样的方式被对待,我的情感、思维、语言、行为以怎样的方式被反应——我知道这很难,所以其实这是一个不断受挫而不断失望的过程。但当我遇见一个人可以完全地理解、完全地以我期待的方式对待我的时候,我感觉从来没有那么好过。就像克莱因说的婴儿全能感、马斯洛说的高峰体验——是类似这样的东西。


”那为什么没有维持得更久一点?“


我太焦虑了,我说。在所有好的感觉里我都会感到无比的焦虑。是一种要淹没掉我的焦虑。这样说可能有点夸张,但是那时我是第一次理解文学作品里为什么会用”灭顶“来形容快感。那种焦虑真的像海浪一样,四面八方涌过来,从腿到腰然后是脖子,一点点地从口腔上升到鼻腔,然后是眼睛和额头,心脏开始跳动,手心开始出汗,胃部开始收缩——感觉既好又坏,既死又生。


因为我知道这是迟早,迟早迟早会失去的。


就算熬过了一路以来所有可能的争吵、不合、摩擦、矛盾、困境、苦难、分别、离开,最后人还是迟早会死的。这太可怕了。


太可怕了。


二、


然后我不再抱有任何期待了。


我不再期待被理解,不再期待世界上有任何一个人愿意为我停留、为我付出时间、精力和爱。


神奇的是,此时反而觉得世界上所有人都无比可爱,各有各的可爱之处。所有人自然流露出的、作为世界上一个独特的个体的部分就无比吸引人,所有人为我付出的善意都显得无比真挚,所有人停留下来为我付出的时间精力和爱都显得无比动人,我开始发自真心地去欣赏所有人,去感激这些给予。


就好像,放学的时候,罩在电视上的纱被扯开,屏幕变得清晰明朗。


三、


想写很久了,这两年真是有了蛮多变化,想想真是感激所有这一路以来。


回家的时候遇见教练,她过来拥抱我说真好啊可以在这里遇见你真的好开心。想起她问我生命中的那些关键人物说想更加了解我,我数出那些一个个名字,越来越意识到这一路受到了多少爱和关照,我开始感激所有的过去,所有的经历一步一步推动着我生发出了如今的我。


想起开学那天晚上躺在床上想着想着突然开始嚎啕大哭,但现在有点更加理解当时的自己了_(:з」∠)_

评论
热度(1)

© 火花心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