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心臓。

Here I love you.
In the dark pines the wind disentangles itself.
The moon glows like phosphorous on the vagrant waters.
Days, all one kind, go chasing each other.
  
The snow unfurls in dancing figures.
A silver gull slips down from the west.
Sometimes a sail. High, high stars.
  
Oh the black cross of a ship.
Alone.
Sometimes I get up early and even my soul is wet.
Far away the sea sounds and resounds.
This is a port.
Here I love you.

他当时刚刚加入蓝雨。

其实当时也刚刚结束高考,由于成绩在重点班里一直拔尖,所以放弃大学这件事还和父母大吵了一架——但也说不上大吵,他从来不是会和人吵架争执的人——直到那个时候父母才意识到这个看起来起来温顺懂事听话的少年,骨子里依旧是叛逆的。
但实在也说不上叛逆。
“我知道爸爸妈妈希望我去读好的大学,找一份稳定体面的工作,娶一个温柔贴心的姑娘,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我知道爸爸妈妈希望我规矩的、可预见的、幸福的。我非常理解。”当时家里几乎所有亲戚都车轮战般地来劝他了。无数次的开导劝告争执后他仍然可以维持一贯的平静自若,语气也依旧是慢条斯理而镇定的,“但人总要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陌生的南方城市湿润闷热,他卷起衬衫袖子,凉飕飕的空调在拥挤的地铁上并未起到多大作用。他从未怀念过自己的高中生涯,此刻却突然有了一丝莫名的怅然。

以后还真的就是完全陌生的人生道路了。

地铁上响起了报站铃声,从透明车窗看出去有许多低头玩手机的上班族,看见地铁进站正准备涌上车厢,眼神无一例外都写满了相似的疲惫。

他想起和父母最后一次夜谈的结尾,他说“只要是我,无论是什么职业,我一样可以做得很好。”

他知道他可以做得很好。他也有足够的自信和耐心可以做得很好。


他只是需要一点时间。


——

和我喻去公园的地铁上随手拍了一张觉得我日啊真好看
这就是我心目中的少年喻
随手撸了一段



评论
热度(10)

© 火花心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