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心臓。

Here I love you.
In the dark pines the wind disentangles itself.
The moon glows like phosphorous on the vagrant waters.
Days, all one kind, go chasing each other.
  
The snow unfurls in dancing figures.
A silver gull slips down from the west.
Sometimes a sail. High, high stars.
  
Oh the black cross of a ship.
Alone.
Sometimes I get up early and even my soul is wet.
Far away the sea sounds and resounds.
This is a port.
Here I love you.

不见。

我和老师约定每周交换一个故事。他说该你了。

我说,我曾经在爷爷去世的时候和家人抱着他的骨灰回老家。那是在一个遥远城市的乡下,当时是夏天,我们在农村的平房里睡午觉,没有空调,只有电风扇的声音。

我睡不着觉打算一个人出去走走。农村的山里非常潮湿闷热,正值阴天,没有下雨。我走过玉米的田地,植物的叶片割伤我的手。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走到了一个类似于峡谷的地方。

旁边的山上倾泻下来一注瀑布,下面的景物笼罩在一片烟雾之中,我看见植物轻轻摇晃,一块巨大石头上落满了蓝色的蝴蝶,在轻轻开合翅膀。一切都不像是人间该有的景致。

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捡起一根树枝把蝴蝶全都赶走了,然后才想,好美啊,好想和其他人分享。

我回去叫上我的家人,和我一起再次穿越曲折的玉米地,但是再次抵达的时候没有蝴蝶了。一只也没有。

我说,讲完了。

老师问我,这听起来……非常的……

——空旷。我说。大部分事情在我看来都没头没尾,可是我知道它不会再继续了。你知道其实故事还是会继续向前,人生还是会继续向前,一切都会在你看不到的地方继续发展,可是在我看来,故事就到此为止,只能停在这里,无法继续了。

这种空旷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他又问我。

我说,就是沉甸甸、湿漉漉、青灰色的空旷。因为沉重所以无法轻飘飘一笔带过,但又因为沉重所以无法再继续向前。

他:卧槽,这句话说得真好。

我:我也觉得我他妈就是个诗人。

#今天也觉得活着真有意思

评论
热度(4)

© 火花心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