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心臓。

Here I love you.
In the dark pines the wind disentangles itself.
The moon glows like phosphorous on the vagrant waters.
Days, all one kind, go chasing each other.
  
The snow unfurls in dancing figures.
A silver gull slips down from the west.
Sometimes a sail. High, high stars.
  
Oh the black cross of a ship.
Alone.
Sometimes I get up early and even my soul is wet.
Far away the sea sounds and resounds.
This is a port.
Here I love you.

11.17

其实后来我有去重新翻出两年前的写的一个故事来看,那也是一个没头没尾的故事。看到结尾我几乎落泪,三分是由于本身写的就是悲剧,三分是怀念“我的妈我以前还能写出这样的故事啊”的惆怅,余下全是理解了自己的感激。


说来奇怪,当我做出了“自己理解自己”这个行为的时候,体会到的反而是“被理解了”的感受。我想起当时写下那个故事时候的心情,我想起那些隐藏在平静叙述之下的恐惧担忧惆怅,感到感激又悲伤。感激大概是由于我得以有机会真的理解过去某些时刻的自己,悲伤约摸是发现就算体会到了“被理解”,这个动作的施与者竟然还是我自己。也许人真的生来孤独,我一生中有着这么丰富、庞杂、浩渺的故事,但是我永远无法事无巨细、一五一十、前前后后地告诉另一个个体。而同时又是这些丰富庞杂的细节和经历构成了如今的我,所以我也无法让自己的感受和想法得以真正地被分享、被理解。


我说我体会过一些很美妙的感受,很想同他人分享,可是好的感受真的既难以描述,又更加难以分享。老师说,那其他人好的感受你也体验不到啊。那些推动着每个人成为自己的经历都无法复制,所以也许就算真的可以分享,那他人体会到的感觉也并非就与我相同。也许人就是会生来自大又狂妄,觉得自己所见就是最好。


想起之前看见的一句话,说的是“在世间,本就是各人下雪,各人有各人的隐晦和皎洁。”但有机会的话,还是很想可以一起看雪。


评论
热度(1)

© 火花心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