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心臓。

Here I love you.
In the dark pines the wind disentangles itself.
The moon glows like phosphorous on the vagrant waters.
Days, all one kind, go chasing each other.
  
The snow unfurls in dancing figures.
A silver gull slips down from the west.
Sometimes a sail. High, high stars.
  
Oh the black cross of a ship.
Alone.
Sometimes I get up early and even my soul is wet.
Far away the sea sounds and resounds.
This is a port.
Here I love you.

12.1

老师问我有什么没有准备好的想多聊聊的。
我说,我不确信我的话真的会给来访者带来帮助。我们学习了这么多说话的技术,每一个提问、每一句话、每一个点头和表情都受过训练,都想让来访者有所内省有所觉察有所变化,可是我们虽然自己给每一句话赋予了这么多内涵,但是他们真的可以理解到这些从而产生变化吗。
老师:不会。就是放屁。他们理解不了的。
我:那么问题就来了,他们好起来或者坏下去都是他们自己的原因,那么咨询师们——或者说我,的存在意义到底是什么?
老师:你的存在就是为了保证他们遇到的是你,而不是其他更糟的咨询师。
就像有趣的人总会遇到有趣的人,好的人总会遇到好的人。那些真正好的人,就算遇不到你,他们也会遇到其他好的人,然后自己越变越好,而你的意义就在于,保证他们此时遇到了你,而不是其他更坏的人。
至少你可以保证自己的好。

评论
热度(1)

© 火花心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