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心臓。

Here I love you.
In the dark pines the wind disentangles itself.
The moon glows like phosphorous on the vagrant waters.
Days, all one kind, go chasing each other.
  
The snow unfurls in dancing figures.
A silver gull slips down from the west.
Sometimes a sail. High, high stars.
  
Oh the black cross of a ship.
Alone.
Sometimes I get up early and even my soul is wet.
Far away the sea sounds and resounds.
This is a port.
Here I love you.

火车刚刚停靠了一个没有名字的小站,又经过了一个村庄。夜晚没有人,所有围墙、建筑和街道全都静悄悄的,灯光都是暖色。为什么路灯大多是橘色?为了让夜晚稍微温暖一点吗。
然后我想起有一个回家的夜晚,我预计两年后给你写一封信,作为赠别的礼物。当时在想我会怎么开头?用那时看见的景致吗——行进在夜色中的公交车,两侧路灯划过像是流星,而我在此刻又想起了你。是类似的景致,列车车窗的光亮照印在铁轨旁的白墙上,是一个个移动的白色方块。
很奇怪,我脑海中遣词造句的对象都是你。虽然大多是些没有特别要紧的第二人称的话,可我依旧想让你知道。
你会听的。
你曾说过想成为雾一样的弥漫存在,这样每个人都可以感受到你,你想成为好的客体,弥补每个人成长中那些本应体会到的缺憾。
——你太好了。



我想起另一个人。我说虽然我以前经常怼你,可我觉得你很好。真的很好。
她当时又哭了出来。每次我说你很好的时候,她都会哭。
我一边又觉得这些人怎么这么容易哭啊。一边又想,那些好的、正性的感情,那些感谢和爱,一定要去表达啊。就像别人送的礼物一定要使用,才能体现出物件的价值一样。
可惜明白得太晚了。

很多话以前没说,现在终于也没机会说。很多礼物收起来舍不得用,最终放坏了也没有使用的机会了。

评论
热度(1)

© 火花心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