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心臓。

Here I love you.
In the dark pines the wind disentangles itself.
The moon glows like phosphorous on the vagrant waters.
Days, all one kind, go chasing each other.
  
The snow unfurls in dancing figures.
A silver gull slips down from the west.
Sometimes a sail. High, high stars.
  
Oh the black cross of a ship.
Alone.
Sometimes I get up early and even my soul is wet.
Far away the sea sounds and resounds.
This is a port.
Here I love you.

刚刚百无聊赖地在网页上四处翻看,不小心点进了另一个姑娘的主页,里面记录着的大概也是一些生活琐事,文风是我喜欢的那种冷静潮湿又有点神经质,往下滑了好几篇,果然发现有抑郁倾向和自伤行为(我为什么要用“果然”……)
我知道我喜欢的、真正有才华的人大多都受着抑郁情绪的困扰。以前就在想,痛苦和悲伤才会成就才华和艺术,那些高兴愉快的东西太过轻飘飘了,永远与真正的艺术无缘。大概是因为敏感的心才更能捕捉到那些稍纵即逝的微妙灵感,而个人又因为太过敏感而容易成为情绪的俘虏——任何情绪在体验到的时候就已经强烈到难以承受了。痛苦的体验来了就会留下亘古痕迹,想想真是又美又痛。
如果有一丢丢的概率,也有一个像她一样的姑娘百无聊赖地乱翻而点进了我的主页,看到了这段话,如果能从中获得哪怕一点点点点的力量,那就他妈……有点好了。

同时在发现那个姑娘有自伤行为的那一瞬间,我也飞快地从她的页面退了出来。也是那一瞬间我突然想起上次和老师的对话,当时遇见一个有自杀危机的学生,我隐约感受到哪里不对劲,可是我问不出来。事情结束后我跟老师说,觉得自己还有太多东西要学了。我知道不对劲,可是我抓不住。
老师说,不是的,不是技术层面的原因,是你太小心翼翼了……你有天赋可以发现别人内心脆弱的部分,可你太害怕去触碰了。也许你是在表达尊重,但也许对方也正在期待着被看见,被触碰。就像真正要自杀的人在死前总会留下一些拐弯抹角的痕迹一样。每个人都希望被看见的。
然后我突然意识到我真的害怕看见这些太赤裸裸的脆弱了……我看见了又能怎么样呢?我知道我没有能力去愈合这些伤口的。

前几天一时兴起想要做一件事情,临做之前跟朋友提了一嘴,她觉得我这个行为不对,可是又想表达对我这个人的支持,最后语气复杂地问我,你考虑过后果吗。
……所以其实我真的并没有考虑过后果。我当时也只是跃跃欲试地想看看我这么做了会发生什么罢了。
我,一个享乐主义者,再次可悲地意识到,我从来就不是什么温柔的好人。

评论
热度(6)

© 火花心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