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心臓。

Here I love you.
In the dark pines the wind disentangles itself.
The moon glows like phosphorous on the vagrant waters.
Days, all one kind, go chasing each other.
  
The snow unfurls in dancing figures.
A silver gull slips down from the west.
Sometimes a sail. High, high stars.
  
Oh the black cross of a ship.
Alone.
Sometimes I get up early and even my soul is wet.
Far away the sea sounds and resounds.
This is a port.
Here I love you.

暴躁

上周喜欢的老师跟我说,学校组织老师们去慰问军训的负责人,因为负责人们几十年来兢兢业业保障军训学生们的安全,可谓非常辛苦用心。

然后老师就想,即使军训这种没个卵用也没求意义的事情,也有人在努力地用心想做得更好啊。“世界都是相互支持着的。那么多人在无聊甚至无意义的岗位上,做着没用的工作却费尽心力。大概人人都在将就着、欺瞒着自己,又彼此配合着度过一生吧。“


我就跟他说,我以前常常在想,既然人和人从根本上就无法相互理解,那为何我们还要努力地去表达去沟通?后来又想,正是因为无法理解,所以这份时刻进行着的、试图去理解的努力才显得如此笨拙而可爱。这个观点放在你的这段话里也是同理的——正是因为这些事情、这一切都没有意义,所以这份去配合的努力和用心,才显得格外笨拙而可爱啊。


他说哇你说得真好。认识你真好啊。


-


但其实我不是这样想的。


以前有一次跟我的个人体验师说,我不知道为什么身边的人都喜欢以给我打钱或者送我礼物的方式来安抚我。我知道这个话说出来可能会觉得矫情,网络上一直在说“嘘寒问暖不如打笔巨款”,打钱有什么不好,送东西有什么不好,但我实在是,非常非常讨厌,厌倦透顶——为什么不能付出时间精力理解力来在心理层面上安慰我,而只是用这种简单粗暴、投机取巧、偷懒的方式来打发我?


她说因为你不可被理解。但是其他人又太想为你做点什么了。


“事情的顺序不是他们不想安抚你而简单粗暴地赠送你礼物,而是他们发现实在是怎么做都不能使你好起来,物质上的给予就是最后的手段了。”


所以说,按我的逻辑,我应该感谢于这份用心和努力才对。


-


但我实在,实在,实在是厌倦透顶。


我厌倦所有人类肤浅的、流于表面的交流。越来越难以忍受。我渴望被理解的愿望是如此强烈,而我又知道的一个客观事实是,人和人是不可能相互理解的。


在我逐渐以一种非常强硬的方式对所有这些肤浅的方式进行拒绝之后,有时会觉察到有些人在以一些非常笨拙的方式试图去表达理解,或者说就是试图去理解吧。


这份努力太让人觉得难堪了。


实在不应该是这样子。但我也不知道要怎样才好。人生真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


-


漂亮的句子当然谁都会说。

感动人心的句子也非常多。

一边说一边心想,不是这样的。

这些都不是我想说的话啊。

评论
热度(3)

© 火花心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