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心臓。

Here I love you.
In the dark pines the wind disentangles itself.
The moon glows like phosphorous on the vagrant waters.
Days, all one kind, go chasing each other.
  
The snow unfurls in dancing figures.
A silver gull slips down from the west.
Sometimes a sail. High, high stars.
  
Oh the black cross of a ship.
Alone.
Sometimes I get up early and even my soul is wet.
Far away the sea sounds and resounds.
This is a port.
Here I love you.

“事物的味道 我品尝得太早了”

“想象你在阅读一本小说。非常美妙的一个故事,你此生从未看过如此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发展、世界观架构和人物塑造——或者还有修辞、文风之类的,你阅读时在意的一切要素——全都几近完美。你喜欢书里每一个角色,每一个情节几乎都浑然天成,作者展现出来的一切都如此契合你的胃口。


“这是一本很厚的书。你挑了好几个有太阳的下午,泡了一杯你喜欢到甚至舍不得喝的茶——这样才配得上这本完美的小说。你几乎是在省着看,漂亮的句子会反复阅读,喜欢的情节反复回味,怎么会有这么棒的小说呢?你在想。


“但是随着阅读它还是越翻越薄,很快就将迎来结局。你开始感到有些恐慌或者说遗憾:如果我看完这本书,就再也看不到这么棒的书了怎么办?如果故事写到结局,不是我最想要的那个结局怎么办?


“于是你在最后一个下午,大概还有两三页就能看完的时候吧。你决定不要看最后最后的那个结局了。就好像这本书永远没有完结,故事仍旧继续发展一样。


“就是那种心情。在那个下午,把书合起来收到书架上时候的心情。”我说,“就是那样的心情。”


“啊……”你好像是疑惑又或者是恍然大悟地应了一声,问我,“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再把它拿出来看完结局?”


“可能很多年之后的某一天,我看到了别的很棒的书,再度让我怀疑‘怎么会有这么棒的书呢’。然后我会回想起曾经也有一本书给过我这样的感受。于是我回去从书架上又翻出它来,它可能已经落满了灰,甚至我已经记不清书里面的情节和那些角色——也许我唯一记得的就是那个下午我因为舍不得看完而合起它时候的心情——但是两三页而已,非常短,我很快地阅读完,并且同意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是一个配得上这本堪称完美的小说的结局。也许它不够完美,不够震撼,不够合我心意——但它就是最好的结局。”


——


标题是石川啄木的诗。上次想在读书会的时候分享给一些人听——为何想分享这首诗啊,这些句子是如何打动我,这些情绪是如何微妙——我甚至有在脑海中组织过一些措辞,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没能分享,那本诗集也被我收到了书架上。


但还是想在某些地方写出来,就好像它存在过一样。


希望它是存在过的。在我没能出现的那天。即使是以这样的方式。


——


今天实在感到非常脆弱。我讨厌自己偶尔出现的在意心情。预示着受到伤害的可能。

常常假装对一切都毫不在意,但我实际上真的好在意并且有时在意得要死。


也许在某一天我可以接纳这些脆弱的感受吧


评论
热度(4)

© 火花心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