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心臓。

Here I love you.
In the dark pines the wind disentangles itself.
The moon glows like phosphorous on the vagrant waters.
Days, all one kind, go chasing each other.
  
The snow unfurls in dancing figures.
A silver gull slips down from the west.
Sometimes a sail. High, high stars.
  
Oh the black cross of a ship.
Alone.
Sometimes I get up early and even my soul is wet.
Far away the sea sounds and resounds.
This is a port.
Here I love you.

小藤。

最近实在提不起兴趣,今早学校有个督导,从前天就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去,甚至今天起床的时候在被子里想了半个小时要不要起床,去学校的路上都有半路跳车回家的冲动。而且我出门还没有洗头,随便抓了一件脏衣服穿,试图营造一种精神分裂阴性症状阶段的样子来表达我的无声反抗。


但事实证明收获真的还蛮大。


所有流派和技术都是外在的,或者用我个体督导师的话讲,技术只是在帮助咨询师降低自己的焦虑。咨询最终起效的都是非常简单又基础的,共情,倾听,提问,情感反映,治疗联盟,等等之类在废掉的三级教材中列出来的那些东西。这些是回归咨询本质的东西,去理解这个人,去建立一段矫正性体验的关系,让他也可以理解自己。


上次听另一位喜欢的老师的课,她说技术都是虚的,所有技术都是在理解这个人的基础上的自然流动。在你理解了他之后,你要说什么做什么,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这可比学技术更能降低我的焦虑呢。


中午和同学去吃饭,吃完了他说他要去买点喝的,过了一会儿他端了一碗粥回来……

我???你的喝的和我的喝的好不一样。

使我好想喝奶茶。决定待会儿去买奶茶。


路过学校的操场,本科生的学生社团开始了新学期的招新,有好多奇奇怪怪的社团,可比我本科那会儿有意思多了。因为听了各个社团给我的激情拉人介绍又不加入,有点不好意思,于是给每个社团激情鼓励说加油祝你们招到人你们可以的!!!

后来又想起好多自己以前还办社团的事情,在图书馆画海报招新啦,去不同学校门口贴海报啦,排练啦,拉赞助啦,赶道具啦,当时口口声声说的可是梦想呢,好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呢。当时的人大多不再联系,甚至有些人已经是友尽的状态,而我很满意我在想起这些事情的时候毫无情感波动的我自己。走在一堆热情洋溢的本科生中间,觉得自己仿佛都年轻了十岁。年轻真好鸭。


路过吉他社的展位,一个小哥哥坐在桌子上认真倾听旁边的女同学弹吉他,虽然天冷但阳光强烈,那个画面实在美好。我跟男同学说,你看那个小哥哥长得真好看。

他说你看那边那个汉服社的小姐姐长得真好看。

我白他一眼,他???为什么你可以说小哥哥好看我不能说小姐姐好看你这个双标狗。


回去的路上刮了大风,但阳光实在太好,觉得这个门出得真值啊。


上周跟我的咨询师发火,我说我不来了。

他说要不然下周你再来一次,我们可以聊一聊这部分,这样你也可以做出真正符合你内心需求的选择。

我说好吧。我猜他之后有去找他自己的督导师一番哭诉,因为这周感觉变化好大……有了蛮多启发。


回去的时候我就在想,给别人一个机会也是给自己一个机会!所以今天就更在想,遇见什么事情,先做了再说!万一就是意料之外的美好体验呢。


研究生阶段对我影响最为重大的老师常常跟我传递的理念是,人生本身毫无意义,想要去赋予意义只会带来痛苦。所以他的教学理念仅仅是,拓宽视野,鼓励尝试,然后经验更多的体验。

想来我还真的是他的学生呢。

评论
热度(1)

© 火花心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