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心臓。

Here I love you.
In the dark pines the wind disentangles itself.
The moon glows like phosphorous on the vagrant waters.
Days, all one kind, go chasing each other.
  
The snow unfurls in dancing figures.
A silver gull slips down from the west.
Sometimes a sail. High, high stars.
  
Oh the black cross of a ship.
Alone.
Sometimes I get up early and even my soul is wet.
Far away the sea sounds and resounds.
This is a port.
Here I love you.

为了地图册上的蓝海和世上的大洋。

为了泰晤士河、罗纳河和阿尔诺河。

为了一种铁的语言的词根。

为了波罗的海海岬上的一堆篝火,helmum behongen.

为了高举着盾牌、横渡清澈河流的挪威人,

为了我看不见的一条挪威船。

为了阿尔辛的一块古老的石头。

为了奇特的天鹅岛。

为了曼哈顿的一只猫。

为了吉姆和他的喇嘛。

为了日本武士傲慢的罪孽。

为了一幅天堂的壁画。

为了我们没有听到的一段和弦,

为了我们不熟悉的诗句(诗句多如沙数),

为了未被探索的宇宙,

为了纪念莱昂诺尔 阿塞韦多。

为了威尼斯的玻璃器皿和晨昏。

为了今后的你;为了我也许不懂得你。 

为了这一切不同的食物,正如斯宾诺莎所预感的那样,这一切也许只是一件无限事物的表象和侧面,我把这本书呈现你给,玛利亚 儿玉。

评论

© 火花心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