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心臓。

Here I love you.
In the dark pines the wind disentangles itself.
The moon glows like phosphorous on the vagrant waters.
Days, all one kind, go chasing each other.
  
The snow unfurls in dancing figures.
A silver gull slips down from the west.
Sometimes a sail. High, high stars.
  
Oh the black cross of a ship.
Alone.
Sometimes I get up early and even my soul is wet.
Far away the sea sounds and resounds.
This is a port.
Here I love you.

一、

昨天有人跟我说他对我的理想化。

尽管当着我的面,但他没有看我。使用了夸张的比喻和称得上优美的意象,来形容我。

我理应说些什么来回应他,但是当时我完全震惊——那种感觉,怎么说呢——

我知道他描述的那个人不是我,因此我感到非常陌生,同时又有点微妙的窃喜,哇我还能是这样的一个人。

然后反应过来之后我就在想,被我理想化的你,得知我对你的理想化会是什么反应?会和我一样吗?

因为觉得我并没有在说你而感到极度陌生;又会高兴于在我心中你是这样的人;然后迟早会感到压力和厌倦,因为我喜爱的并不是“真实”的你。


二、

然后我有点被这个人打动了,我跃跃欲试,我跟我周说我要去跟被我理想化的人说我的理想化了。看看对方是什么反应。

我周:你醒醒,你冷静一哈,先睡一觉缓一哈。


三、

可是我要如何形容你呢。

我想了一早上,我该挑选怎样的意象,是明月高悬吗,是冬天里开满花的树吗,是高山吗,是闪闪发亮的河流吗,是故事结尾的倾盆大雨吗,是落满雪的山巅和丛林吗。

……然后我就萎了。

它们也都不能形容你,很多感觉是连我也捉不住的。


四、

我讨厌用回了第二人称的自己。

也讨厌在这时也试图写些什么的自己。

全都让人无比厌倦。我知道我的理想化已经碎掉了,可是现在又想要徒劳无功地做些什么。这可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评论

© 火花心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