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心臓。

Here I love you.
In the dark pines the wind disentangles itself.
The moon glows like phosphorous on the vagrant waters.
Days, all one kind, go chasing each other.
  
The snow unfurls in dancing figures.
A silver gull slips down from the west.
Sometimes a sail. High, high stars.
  
Oh the black cross of a ship.
Alone.
Sometimes I get up early and even my soul is wet.
Far away the sea sounds and resounds.
This is a port.
Here I love you.

实在是情绪爆炸想写点什么不费脑子的傻白甜东西,从以前挖的坑里面挑了一个最傻白甜的打算继续写,写着写着发现我的设定就是有毛病的,生气,不写了。

想着要不然写同人吧,回顾了一下我嗑的CP,发现他们每一对都如此意难平充满刀子而且费脑子伤心肝,好些虐到我连原作现在都不敢回想,那我还能写啥。

一件事情是后来我如约和她去冰场玩,不是野外的那种,在某所学校里。来来往往很多大学生,一直在大呼小叫,她嫌吵,靠在我身上,我们坐在湖中心,她说觉得自己和他们比起来好像老年人,然后我们看夕阳,冬天黑得早,五点多吧,就已经快要天黑了。她指给我看月亮,我说这可真是月上柳梢头,她便从善如流地接道,人约黄昏后,然后我们开始笑。天在快黑的时候是粉色的,有些时候是紫色,我觉得很漂亮。她问我会开灯吗,我说要关门了,但是应该会开路灯吧。说着湖边的小径上就亮起了灯,照不到冰场里,看起来更像是黑暗森林里一双一双亮着的眼睛,是某种可爱的小兽。

另一件事情是我最近的睡前脑内小剧场迎来结局。男主解决完了所有事宜,他想要一条河流,于是创造了一条,又觉得还不够,在某处弯曲的河道旁生长了一株巨大的,开满花的树。他指给相方看,说这棵树像不像你故乡的那棵。男主想起曾经和相方在那棵树下无言地静坐一整夜,看太阳升起染红天空,不说话也无比美好。于是他问相方,你还记得吗?

相方说,我记得啊,我都记得,和你在一起的每件事情我都记得。于是男主开始笑,其实他很少笑,相方就多看了一会儿,又想起他身上还有伤,就问他感觉怎么样?

男主说,唔,就是很想拥抱。说着就去拥抱相方,又觉得还不够,于是把他扑倒在了树下,他们跌落在草丛里,很柔软,大概是春天的时节。有些稍微嫌长的枝条碰到了男主的脸,有些痒痒的,于是他往相方的脖颈里蹭了蹭,说其实啊,我一直都很喜欢你。从那天晚上,从那件事情,我就开始喜欢你,但我一直不敢告诉你,因为我快死了,我没有时间了——但现在我们有足够的时间了。

相方就回抱住他,他面对着的是太阳,并不强烈,有些光线从花束里穿过落到他的脸上,他感到明亮,温暖,柔软,他抱住男主,轻抚他的头发,说回去之后自己要辞去杀手的任务,说我们找个地方隐居吧,到时候在院子里种一株梨花。

男主就说,好。

天地间就好像没有人一样,远处还是初升的太阳,就像两人那天在故乡看到的景象一样。

写东西真是让人心平气和……我完全没情绪辽 睡觉

评论
热度(1)

© 火花心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