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心臓。

Here I love you.
In the dark pines the wind disentangles itself.
The moon glows like phosphorous on the vagrant waters.
Days, all one kind, go chasing each other.
  
The snow unfurls in dancing figures.
A silver gull slips down from the west.
Sometimes a sail. High, high stars.
  
Oh the black cross of a ship.
Alone.
Sometimes I get up early and even my soul is wet.
Far away the sea sounds and resounds.
This is a port.
Here I love you.

AL / 终曲。

中间有一段时间线乱诌的……

————————————————————

     接下来我要讲的故事其实与我无关。

Chapter.1

     我第一次亲眼看见阿拉松之子——现在应该称呼他为刚铎及亚尔诺重联国王国的开国君王——是在五月一日,魔戒圣战结束那一天的日出。 

     这位浪迹天涯的君王重归故里之时,米那斯提力斯城内干枯已久的圣白树迎着阳光竟也像要开花一样。年轻的刚铎国王戴上王冠走入城内,白袍巫师甘道夫开始为他念诵古老的祝福。 

     而跟随着新任国王一并走入城内的是一行精灵。作为中土大陆上最智慧的种族,精灵有着与生俱来的迷人气质。他们无一例外身材颀长,举止优雅,柔顺的长发随着走动泛出水波。我一时无法移开眼,直到眼眶因为干涩而微微发酸,才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呆愣了好一会儿——因为一位精灵。 

     他的发色呈现出一种精致的金色,在阳光下看起来宛如在发光一般。但吸引我的却不在于此——他的眼神实在是太过纯净,有着让人想永远注视的神奇力量。那使他的神情展露出某种纯粹的美,整个人笼罩在日光的光晕里,看起来犹如微笑的神袛。 

     而他只是用这种眼神注视着刚铎意气风发的新王,我当时以为那目光里饱含的是林间王子对人类朋友的祝福,对人类皇帝的崇敬,或是别的什么,在多年之后我也成家立业,我才突然反应过来,那分明是注视恋人的目光。 

Chapter.2

     这个发现让我一时有些激动,犹如堪破了什么古老的秘密——要知道这位西方的君主,在继承了刚铎与亚尔诺的疆域之后的仲夏,就与精灵国度里有着暮星之称的公主亚玟举行了盛大的婚礼,他们的故事在白城甚至是整个中土大陆上,都被作为真挚爱情的模范诗篇而被歌颂着。 

     ——所以那要不然是另一个永生的精灵单恋上短暂人类的心碎故事(而那个人类还身居高位且拥有家室),要不然就是那个被爱戴着的人皇实际上并非如此的品行高洁。 

     我突然产生了兴趣。 

     接下来我试图从流传的歌谣里收集相关的部分,希望能拼凑出故事的全貌。不过我很快发现这是徒劳,因为所有故事里都在歌颂阿拉贡的骁勇,歌颂他对暮星公主的一片痴心,歌颂最后的魔戒圣战是如何惊心动魄。涉及到那位精灵王子莱格拉斯的部分寥寥无几,他如同一片坚定而沉默的绿叶存在于护戒远征队中,只知道一路以来,都一直与阿拉贡并肩作战,披荆斩棘。 

     不过当我逐渐留意街头巷尾的奇闻异事之时,便发现那位林间王子在护戒小队分道扬镳之后,也时常来到白城。 

Chapter.3

     第四纪元119年,诸王之城米那斯提力斯内的圣白树盛开。西方之王举办了盛大的宴会,邀请举国上下所有人来观赏。伊西利安和瑞文戴尔的精灵也在邀请之列。 

     已近暮年的国王挽着他那看起来依旧年轻貌美如星辰的王后,同他的子民一样在树下抬头——春日的阳光不算强烈,圣白树长而优雅的树叶垂落下来,熏风过处像是水波纹一般。树顶如云堆积的花朵纯白无暇,犹如冬日里的积雪反射着光芒。 

     只有一个人——如我料想中的一样——拥有金色长发的林间精灵,在圣白树反射出的光的强度里,在所有人注视着圣白树花朵的余光里,静静地注视着那西依铎的后裔。这位活得相较人类而言已经算久的国王也已垂垂老矣,头发花白,时光却并未在精灵王子身上留下痕迹,他依旧保持着永生的美貌,用那依旧纯粹的柔软的目光注视着他。 

     我突然,无来由地,说不清楚地,有几分难过起来。 

Chapter.4

     翌年,刚铎及亚尔诺重联国王国开国君主,在精灵语中名字意为“希望”的人类皇帝,随着时光流逝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随着他步入王室幽街的步伐,一个时代终结了。

     众人曾去陵园瞻仰过他的遗体,就算毫无生气,他依然显现了一种惊人的壮美,这使所有进来看他的人都惊叹不已。年轻时的俊美,壮年时的骁勇,老年时的睿智与尊严,交织在一起,他安睡在那儿,人类君王的光辉形象与世共存。

     据说在死亡彻底降临之前,暮星公主一直陪伴着他。我或许可以想象那是一种怎样哀恸而美的景象,永远美丽的精灵亲眼目睹深爱的人逐渐变老,容颜不复,再无生机,直到死亡将两人分开——但是当我想到这里的时候,另一种细碎的,轻微的,原本不属于我的悲伤情绪却逐渐蔓延了过来。

     ——那他呢?

     那个永远静静地,用柔驯目光注视着他的林间王子呢?他永无身份,永无机会,去像这样地陪伴他。

Chapter.5

     后来我听说那个林地王国的王子造船西渡了。

     大概是傍晚,日色正要西沉,上船之前他有回头看一眼,那目光应该还是非常纯粹,纯粹得像是冬日没有星星的苍穹。

     ——因为再没有什么值得挂念的了,只有这片沉寂土地永存。

     这大概就是故事的结尾。

评论
热度(10)

© 火花心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