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心臓。

Here I love you.
In the dark pines the wind disentangles itself.
The moon glows like phosphorous on the vagrant waters.
Days, all one kind, go chasing each other.
  
The snow unfurls in dancing figures.
A silver gull slips down from the west.
Sometimes a sail. High, high stars.
  
Oh the black cross of a ship.
Alone.
Sometimes I get up early and even my soul is wet.
Far away the sea sounds and resounds.
This is a port.
Here I love you.

给个结局

"千山……。"皇帝本来没想他会就此停住,对方倒还真就止住了脚步,转过身来看着他。已经是夏天,蝉噪渐起,叫得人昏昏欲睡。千山的脸上依旧是一副冰雪之色,等着他开口。
"我怕你难过。"
千山闻言,还是像往常一样稍微笑了一下——只在嘴角一点弧度,笑意没有传到眼里,看起来无端嘲讽:"我难过什么。"
好像是个反问,皇帝却突然,突然全都失去了耐心。面前九五之尊素来不动声色、永远捉摸不透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非常疲惫的神情,随后就仿佛器皿开始冰裂,刷拉拉地迅速蔓延,导致他一时间看起来非常陌生——可能是倦极,也可能是别的什么类似孤注一掷可以形容的表情——甚至有几分脆弱:"你一定要这样和我针锋相对吗?我喜欢你,我非常喜欢你,我从很久很久之前就开始喜欢你。我怕你难过是这么难以理解的事情吗——"
皇帝的话没有说完,因为千山已经几步跨过来,迅速地吻上他的唇。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他便向后退,皇帝此时伸手扣住他的头,富于侵略性地加深了这个吻。
可能过了好一会儿,也可能只是很短的时间,他们默契地互相松开了。千山的眼睛隐没在夏天的阴影里,那眼睛里似乎还是冰雪,接着他抬起头来迅速地看了对方一眼,无言地转身离开了。
阅人无数、指点江山的皇帝只觉什么都看不出来,像是一局残棋,已经再无路可走了。

晚上下了雨。皇帝突然想起以前在杭州,和千山在西湖上雨夜泛舟。那时两人还并未像如今这样剑拔弩张,是俗世浮沉万丈红尘中巧遇知己,可以互相慰藉灵魂。那夜千山念了一首蒋捷的虞美人,最后一句没入西湖上的刷刷雨声,连带着整个夜晚都似乎怅然了不少。皇帝看向他,他眼里倒映着船上摇曳的烛光和外面潋滟的水光,是非常美妙的风景。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啊……"
他又静静地看了一会儿雨,还是决定撑上伞出去。
刚走近千山的宅邸,就听见他似乎是在抚琴。是一曲高山流水,和着敲打合欢树的沙沙雨声似乎并不搭调。皇帝犹豫了一下,琴声此时便戛然而止。一瞬间仿佛非常安静,他没再动作,门却开了。
开门出来的千山看见是他,似乎并不吃惊。他没有撑伞,雨水有些溅在他的头发和脸庞上,连带着眼神看起来都湿漉漉的。
皇帝于是不容置喙地,走上前去,拥抱了他。这却是一个非常非常温柔的、沉郁的拥抱,没有任何情欲的气息。
"我爱你。"他说,贴着千山的耳朵。
千山的眼里的水光轻轻摇动,仿佛是湛蓝海面,大抵是冰雪消融。
他没说话,但这个素来高傲、不允许自己流露出哪怕一丝一毫软弱的人,轻轻将头靠在了对方肩上。

————————————
这么多年
我终于
让他们和解了(ಥ_ಥ)好开心

评论
热度(1)

© 火花心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