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心臓。

Here I love you.
In the dark pines the wind disentangles itself.
The moon glows like phosphorous on the vagrant waters.
Days, all one kind, go chasing each other.
  
The snow unfurls in dancing figures.
A silver gull slips down from the west.
Sometimes a sail. High, high stars.
  
Oh the black cross of a ship.
Alone.
Sometimes I get up early and even my soul is wet.
Far away the sea sounds and resounds.
This is a port.
Here I love you.

六月五日,天气晴。

已经到了盛夏,气温日益升高。所幸住在湖边,水气透进屋内还算凉爽。湖畔的榕树在春天发的绿芽色泽逐渐变深,正在欣欣向荣,而我的躯体疼痛日益严重,不到五点就被痛醒。

我以为这多少年来我应该已经习惯这种毫无征兆的剧烈疼痛,或者因为我也曾治愈过无数的神经症病人——其中不乏有剧烈的躯体疼痛症状——所以多多少少应该知道如何缓解。不过一个不幸的事实的是,我确实无计可施。

我对你也确实无计可施——很奇怪,我在今天又突然想起了你。不过不是像前几年那样,想起你的时候都是最后我们吵架时你愤怒又轻蔑的表情——而且每每想起我也都还是会生气。按你的说法我可能是在对你表达攻击,也可能是在对你表达性的冲动,不得不说现在看来也确实是这样。前几年内省的时候我可能还会有悲伤,但是我已经把他们压抑到了潜意识里,毕竟是很危险的东西。

但是我今天想起你来,却是最早之前,我们刚认识那会儿。当时你我一见如故彻夜聊天,像是浮世嘈杂最终找到心灵知己。我愿意把一切最美好的形容词都用来形容那段时光,闪着光的、迷人的、让人着魔的、热切的……怎样都好。现在想起来,我似乎还能回忆起当时的任何一个场景:你穿着怎样的衬衫,如何一丝不苟地扣扣子,激动时面部微小的表情变化,写字时沙沙的摩擦声,说话时语音语调的变化——不过大多数时间你还是非常沉稳克制,那嗓音我也会用迷人来形容。非常迷人。我确实从未告诉过你。

夏日里天亮得早。再过一会儿,太阳升起来的时候,会给湖面洒上金色的粼粼波光,依照空气折射率的不同,可能也会带一点粉色。还有一些阳光会照进我的窗户,照到我苍老的脸上。而我直接看出去的话,可能会由于过于耀眼,让我出于生物本能地闭上眼睛。

如果是这样,我又会有足够的黑暗,来回忆你。

——————
一定没人猜得到这对CP是啥。。。

:)

评论
热度(3)

© 火花心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