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心臓。

Here I love you.
In the dark pines the wind disentangles itself.
The moon glows like phosphorous on the vagrant waters.
Days, all one kind, go chasing each other.
  
The snow unfurls in dancing figures.
A silver gull slips down from the west.
Sometimes a sail. High, high stars.
  
Oh the black cross of a ship.
Alone.
Sometimes I get up early and even my soul is wet.
Far away the sea sounds and resounds.
This is a port.
Here I love you.

[索克萨尔/喻文州]不管了先开个车再说

可能是之前那篇索喻的番外大概就是讲索克穿到现代惹
虽然只写了个开头
但是我真的
好想开车啊!!!
☞很ooc的[哭泣
☞而且我真的不会开车
——————————————
夏休期的时候,两人偶尔也会坐在沙发上看看电视。在喻文州又一次跟这个术士详细解释那个方盒子并不是什么魔法装置之后,索克萨尔终于可以安稳地坐在他旁边,一起看一些可能有趣也可能无趣的电影了。
索克萨尔的银色长发柔软,垂落下来碰到喻文州裸露在外的手臂。夏天空气湿度大,接触的地方有一点微妙的闷热。电视里放的是随手按到的国外的电影,大约是王子和公主的戏码,正演到男主角亲吻公主的手背。索克萨尔于是也低头看了看自己操♂作者的手,骨节分明又纤长的手——可能是有样学样,也可能是一时兴起,索克萨尔抓起他的手到唇边,轻轻吻了一下。
“嗯?”喻文州从鼻腔里发出询问的声音,倒似乎没有多么吃惊。那尾音微微上翘,听起来非常迷人。
此时喻文州带着微笑扭头看向异世界的来客,后者仍旧握着他的手放在唇边,也笑着看他,那眼神温柔得都要滴出水来:“原谅我——”
他一边说着一边去亲吻蓝雨队长的指尖,而喻文州没有躲。
曾被嘲讽为手残的这个人用他的手轻轻摸了摸索克萨尔的脸,像在安抚什么宠物,夏天里对方的皮肤温度也稍稍嫌低,喻文州看着他的眼睛,凑过去亲他。
索克萨尔也继承了喻文州的慢性子,喻文州的好脾气。他并没有急着攻城略地,这个吻缠绵了好一会儿两人才分开,索克萨尔握住他的后脑勺,嘴唇却一路向下,喻文州禁不住微微后仰,对方得以在他的喉结上轻轻咬上一口。
这种感觉非常奇妙,面前的这个人和自己有着相同的五官和体格,但是和自♂慰的感觉又完全不同。热爱生活的喻文州还在思索这个哲学问题,下一秒就被索克萨尔扑倒在了沙发上。
“可能会痛。”索克萨尔叮嘱道,想了想又加上一句,“痛就咬我。”
————————
让一个没有性生活的人来写性生活好困难啊!!!

评论(5)
热度(48)

© 火花心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