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心臓。

Here I love you.
In the dark pines the wind disentangles itself.
The moon glows like phosphorous on the vagrant waters.
Days, all one kind, go chasing each other.
  
The snow unfurls in dancing figures.
A silver gull slips down from the west.
Sometimes a sail. High, high stars.
  
Oh the black cross of a ship.
Alone.
Sometimes I get up early and even my soul is wet.
Far away the sea sounds and resounds.
This is a port.
Here I love you.

万银/上一个脑洞的扩写

OOC是我的!!!

————————

有心理学家叙述过这样一个教程:“如何正确吵架”——处理得当的话,吵架是双方增进了解的契机,是以后顺畅相处的基石。大部分心理学家也赞同一个观点:恰当表达愤怒的情绪也是健康人格的一部分。

只是这些可能都不太适用于某些人,尤其是一些心智并不十分成熟的青春期孩子。他们会将吵架当成某种非要有一方获胜的角逐,而非一种解决问题的手段,他们只想让对方难受,所以总会捡最伤人的话来说。

“我真是宁愿从没认你这个父亲!”

Peter就选择了这样一句当做今天份的父子日常吵架的结尾。他知道这是一句非常非常过分的话——如果是Eric说“宁愿从没生过你这个儿子”,那他可能真的会难受到哭出来——可是他仍然气急败坏地甩出了这样一句,试图再接个摔门而出来结束这次争吵。

Eric却先他一步施展能力,嘭一下关上了门。那确实非常用力,整个房间的金属物件都一瞬间簌簌作响。Peter转过去看他,以为会在对方脸上看到同样的狂怒,或者已经招呼上了一些金属刀叉什么的插过来。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个素来日天日地一言不合就犁地球的万磁王,此时此刻却流露出了一种几乎可以称得上是脆弱的表情,他的肩膀甚至都向下垮了几分,是一个看起来颇有几分无力的影子。

Eric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好像又止住了。

可能大部分男性都羞于表达自己内心的真实情感,Peter也不例外。他在自己一瞬间涌出的恐惧后悔内疚担心不知所措等等一系列情绪中选择了沉默,就也这样地看着对方,没有说话。

“你知道吗,Peter,”半晌之后Eric开口,Peter坚信自己从里面听到了挫败的成分,“有些时候我真的希望我有着Charles的能力,这样这种时候我就可以直接到你脑中去看看,你到底是不是真的有这么讨厌我。”

没给Peter做出反馈的时间,他又继续说了下去:“有些时候我也希望你有着Charles的能力,这样你就可以直接来读取我的内心,你就会知道,我心底到底是有多喜欢你。”

他的声音让Peter一瞬间想起了以前看到的一株枯树,冬天的时候刮过风来,黄叶落完也未发新枝。

——————

啊!!!又写成谜之文风
内心充满爱的我就找不回冷静克制的feel了!!!
崩溃!!!



评论(15)
热度(50)

© 火花心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