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心臓。

Here I love you.
In the dark pines the wind disentangles itself.
The moon glows like phosphorous on the vagrant waters.
Days, all one kind, go chasing each other.
  
The snow unfurls in dancing figures.
A silver gull slips down from the west.
Sometimes a sail. High, high stars.
  
Oh the black cross of a ship.
Alone.
Sometimes I get up early and even my soul is wet.
Far away the sea sounds and resounds.
This is a port.
Here I love you.

这个故事的开头或许比结尾还要索然无味。


就是苏宝扇突然决定跳下公交车步行回家,往常需要的半个小时车程换算成双腿计数需要多长时间她并不清楚。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的时候约摸才走了一半,周围商店里开始依次亮起橙色或偏青色的白炽灯光,她脚步没停,却在某个街角灯光昏黄的酒吧里看见了他。


酒吧里一个更显昏暗的角落里他抱着吉他,可能是在调音。街上嘈杂,她听不到里面的声音。对方普通水平的脸和穿着打扮都像这个故事一样索然无味,苏宝扇却看了好一会儿,直到对方突然抬起头,她才慌乱地扭过头继续向前走。

——一定是他脸上专注温柔的认真表情太过吸引人了。

她想。

——这可能就是命中注定。

她又想。

然后念头兜兜转转,那个身影却挥之不去了。

他唱起歌来嗓音一定沉郁温柔,因为坚持唱自己喜欢而非烂大街的歌所以永远得不到酒吧老板重视;不过就算没有听众也没有关系,他会在角落里自己偷偷弹唱,脚大概也会随着节奏轻轻打着拍子,动情处会闭上眼睛,眼睫毛投下阴影……

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仍然身处昏昏欲睡的课堂,老师在黑板上写下重点,敲敲桌子让大家抄下来。

真是疯了。她暗骂一声,开始抄写板书。


“为什么不去找他要电话?”同桌发现她最近总是走神,忍不住问她。

“……还是算了。”苏宝扇摇摇头。

我喜欢的,不过是那个自己幻想出来的少年啊——这一切苏宝扇都再清楚不过了。与其去接近去打碎这份幻想,不如让他继续稳妥美好地生活在自己脑海中吧。


不甘心也还是会有啦……只是她再也没有步行回过家了。


——————

翻笔记本找笔记的时候偶然看到自己很久以前写的一篇小故事,回想起当时写下的心情,又想起当时怎么都说服不了的自己

觉得吼幼稚啊!

评论

© 火花心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