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心臓。

Here I love you.
In the dark pines the wind disentangles itself.
The moon glows like phosphorous on the vagrant waters.
Days, all one kind, go chasing each other.
  
The snow unfurls in dancing figures.
A silver gull slips down from the west.
Sometimes a sail. High, high stars.
  
Oh the black cross of a ship.
Alone.
Sometimes I get up early and even my soul is wet.
Far away the sea sounds and resounds.
This is a port.
Here I love you.

给你的信。

今天跟人写信的时候,突然想起我以前写过的一些让人痛哭流涕的信件。不过具体内容我已经忘却,只记得当时对方的眼泪和拥抱——于是我又翻出来看了看,发现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惹人动容。有些时候觉得自己真的蛮厉害,随随便便就可以写出感动人心的句子,想了想又觉得并非全都是我的原因,也许只是当时所有情境和事件发展到那一刻,堆积到了需要哭泣的那一瞬间。


但我还是讨厌这一切。那些感动人心的句子大部分都并未发自真心,只是源自与生俱来的直觉和后天训练,我写下它们的时候有时甚至带着几分残忍的心思。于是我夹杂在其中的稀薄真心也被我视作虚假,尽管有时在我自己写的时候都会落泪。


然后我今天突然在想,尽管我觉得它们不够真实赤诚,但它们依旧在某种意义上,确实是真实的我的体现。


我确实是这样的一种存在。


于是我也同样很突然的,很想给你写一封信。既然我可以跟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写出这么多辞藻华丽、惹人深思、打动人心的句子,那我为什么不能也给你写一封呢?我拥有绝对的,百分之百的真心。我有所有想说而说不出来的话,想表达而表达不能的情感,夹杂在其中的那些焦虑与恐惧,所有的难堪与羞耻……它们全都混杂在我个人的建构里,是任何一个其他人也未可知的水面下的巨大冰山。


但这个念头出现的一瞬间,我也清楚意识到我并不会真的去写。我清楚知道,尽管第二人称是你,但是所有写出来的文字里依旧只有我。尽管这里面有这么多情绪,想法,感受,记忆,事件,它们全都与你有关——甚至都是因你而起,但这些确确实实都只是“我”的集合。


因此我也百分之百确信,就算你真的看到这封信,你也不会意识到,哦原来这些第二人称指向的是你。


所以我要写些什么才好。有几个心理治疗的流派会强调叙述和理解过去的经历对于人的重要性,包括历史学方面我也看到过这样的观点,说的是历史和考古都只是在帮助人类理解整合过去的那些经历进而理解我们人类自身。我则是通过叙述我过去的故事——那些与你有关的故事——来理解我自己。


那些经由我叙述和书写的故事中埋藏着我也埋藏着你,它们促使我成为了如今的我。佛家的论述里说,阿赖耶识里蕴藏一切因果,你任何一点小小的举动都会结出果实,落在土里的一切便又成为了生发出下一个果的因。所有因缘如此循环,生发,肥沃,凋零,我开始理解所有一切对于如今的我的意义,我催生出它们,它们又催生出我。


我便是这样的一种存在。


但讨厌的地方就在这里。在我未能落下第一粒种子的时候,我需要一个因——一切的开端、缘起、宇宙大爆炸的奇点、万物归一的一——来孕育出这一切的缘分和自主性,这使一切轨迹发生改变的那个独一无二的契机。但因本身造就这一切,它意义重大,不可被简单理解和诠释,我也不允许自己以如此肤浅而简要的方式去定义和叙述,仿佛使得一切苦难煎熬都毫无意义。我允许自己的一生被简单理解,被肤浅诠释,被看做自洽的无数时间点集合——但我难以接受这段理解和诠释的一切起始被我自己视作另一个轻飘飘的时间节点。


——这是独立于可被理解、被诠释、被叙述、被和解的一切经历之外的部分。它是法外之地,它不受我个人任何先天因素或后天经验技巧的影响和掌控,甚至是我自己在日复一日赋予它重大意义。


所以我绝不与其和解。它不可与我和解。它将永远被我视作无法逾越的高山和江海,我将永远试图在里面放上一颗石子并歌颂它的壮丽,而这一切无论在哪一段叙述里,全都属于我。


——


更讨厌的地方在于,意识到的瞬间就是和解的开始。早上我写下这些文字,整个人感到久违的轻松愉快,使我晚上整理的时候竟然在重新敲打而不是直接复制粘贴。洞悉自己的想法给我带来某种残忍的跃跃欲试,这种感觉类似于我早年时候捏死昆虫或者折断蜻蜓翅膀,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毁灭性的快乐体验——我自以为不可被理解,而这一切独特性在我发生理解的一瞬间就开始消解,我被我自己的理解所摧毁,某种缥缈的感觉成为了一段可被叙述的故事、一个经由我手的决定,这种感觉真是让人不爽。


当我被我自己理解的一瞬间,江海就无法再成为江海,高山也无法再阻碍我。


评论
热度(1)

© 火花心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