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心臓。

Here I love you.
In the dark pines the wind disentangles itself.
The moon glows like phosphorous on the vagrant waters.
Days, all one kind, go chasing each other.
  
The snow unfurls in dancing figures.
A silver gull slips down from the west.
Sometimes a sail. High, high stars.
  
Oh the black cross of a ship.
Alone.
Sometimes I get up early and even my soul is wet.
Far away the sea sounds and resounds.
This is a port.
Here I love you.

最近重新做人的快落事宜

一、

前几天做的两个梦。

第一个梦里,我在离去的火车站见到了非常漂亮的、紫色和明亮的黄色交错的天空,是只在经过后期调色后的照片上才见过的美妙景致。我现在依旧记得我当时想同你分享的心情,我慎重地编写着短信,但是火车站的人群里任何一点微小的扰动都会打断我——因为这会使我觉得不够虔诚。直到梦醒我也并未发送成功,所以我也并未收到回信。

第二个梦里,我在佛塔外见到了一个白衣的少年。他微笑着同我聊天,说他住在佛塔里,让我常来看看他。后来机缘巧合,我再次去到塔里,听导游介绍说这里供奉着一条化为人形的白龙,我看见照片,上面赫然是那个少年的模样。导游跟我讲他的事迹,他是如何受人爱戴,他为何被人供奉——我独自登上塔顶,阁楼里没有开窗,但是透过纱窗可以看到院落里高大的翠竹,是一些被风轻轻摇晃的影影绰绰的影子。这太过美妙,我想同他分享,于是我掏出手机,发现上面已经有了那个少年的电话。我打电话告诉他,我到这里了,我看到了,我知道你是谁了,这里真的非常漂亮。

他好像是轻轻嗯了一声,我能感到他轻快的心情——秘密不用自己承担,终于被人看到,被人理解,被人见证。

两个梦我都跟学释梦的师姐讲过。第二个梦的时候,她说,我想到了你上次的那个梦诶。

你以前梦里反复爬不完的楼梯终于爬上楼顶,你想联系上的人终于联系上了,你想传达的心情终于得以传达,你想说的话终于让对方知晓——

你的未完成事件完成了吧?


二、

师姐还问,那个白龙会让你想起什么?

我说,他是人间至善至美。他最为纯粹,不可污染,无法掩藏。


二、

最近在接受一个NGO机构的培训,每天都深刻地感受到总有人在为了世界变得更美好而努力。使我也非常很想做点什么。

有一天结束的时候,我跟我同学说,我明白了。

以前有一次,我跟他说,我不明白啊。他回应我说,你只是需要时间,不过不明白也无所谓——也许在未来某一天,时间到了,机缘巧合了,你就会明白的。

所以我跟他说,我明白了。他开心地同我击掌,说恭喜你。


三、

另一天的培训里,老师讲她的来访者。当时来访面临两难选择,当来访者选择完毕的时候,老师跟她讲,我很高兴看到你这么兴高采烈地告诉我你的选择。

“但其实,你们知道的,不管他最终选了A还是B,我都会高兴地说,‘我很高兴看到你这么兴高采烈地告诉我你的选择’。”


昨天有人跟我讲说,我是他想成为的那种人。我回应说你身上也有一些我很希望拥有的品质。

我之前常常在想,如果我不具有某些我身上被我所讨厌的特质,那我本不会让我的人生朝这个方向发展。但这一刻我突然意识到,其实我还是蛮喜欢这个方向的一些变化,也就是说这个问题根本无解,我几乎是必然、百分百、因为我是我地,走到如今这条道路上。


“我高兴不是因为来访者做出了我觉得‘好’的选择。因为我们知道,来访者已经做出了于他而言最好的选择,不管是选A还是选B,那就是他最好的选择。”


四、

昨天偶然点进一个关注了我某个小号的微博账号,看见她写的文字很漂亮。我发私信告诉她我的赞美,她说,以前也是机缘巧合偶然关注了我。

但又确实,曾从我写的东西中获得过力量。


就很高兴啊。世界上,有一点点点点点点微小的改变,是因你而起。

这也是我在工作中最感到快乐的时候,尽管我的来访者和我道谢说他们身上发生的良好改变时,我往往会回复说,这些改变不是因为我的原因,是你自己给你自己带来了这些好的变化啊。

但我还是很高兴。哪怕这其中只有一点点点点点点微小的改变是因为我。


五、

然后出于一个非常非常复杂的心理过程,我跟一个朋友坦白我的某一个小号。

他:其实,我要跟你道歉。

他:我以前视奸你大号的时候发现了那是你的小号。并且顺藤摸瓜地摸过去视奸了你的小号。

他:我还发现你提到过我。我很高兴可以成为你生活中被记录下来的一部分。这给我带来了强烈的生命感和存在感。

我一种被人抓奸的感觉崩溃了半个小时。

他:你看起来像在公开出柜一样。


……anyway,可以给人带来一点点点点好的感受,也算是开心的事情吧。


六、

关注了一个喜欢的画手太太。刚刚发现她也关注了我!并且赞美了我曾经瞎几把乱写的东西!

啊!快落!


七、

“有些情绪就像水痘。”

“总会发一次,但也可以只发一次。”


我跟我周讲我最近好的变化,她说我也眼看着你在越变越好。


————

之前有天喝完酒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吃的消炎药是类头孢药物,整个人突然死亡焦虑发作,满脑子都以为自己要死了,崩溃地跟好几个朋友说如果我第二天没有联系你们记得打电话找我妈来收尸(……),然后醒来,发现自己竟然好好活着,伤口也没有发炎,整个人感到一种重生的喜悦(……)

仿佛重新做人。

评论
热度(2)

© 火花心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