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心臓。

Here I love you.
In the dark pines the wind disentangles itself.
The moon glows like phosphorous on the vagrant waters.
Days, all one kind, go chasing each other.
  
The snow unfurls in dancing figures.
A silver gull slips down from the west.
Sometimes a sail. High, high stars.
  
Oh the black cross of a ship.
Alone.
Sometimes I get up early and even my soul is wet.
Far away the sea sounds and resounds.
This is a port.
Here I love you.

诗人系列x2

一、

朋友追星追得痛苦不堪,问我就没有既深切动人又毫不痛苦的爱吗。

想了想确实没有啊。唯物辩证法和易经讲的大概都是同一个道理,阴阳永远一体两面,有好的部分那必然也有坏的地方,有爱就有恨,有快乐就有悲伤。精神分析的理想化/贬低约摸也有这个意思,那些会引起你白月光般遐想美化的独特性,最终也会成为你厌倦憎恶的最大缺点。

又想了想,成熟个体的标志之一就是整合,耐受所有好坏共存,会带来甜美的东西也会带来痛苦,而爱的力量非常强大,可以修复这些创伤。

——我知道你的缺点,你那些讨人厌的地方,可是这不妨碍我对你的喜爱和欣赏。

二、

以前给一个人写信,他在我见过的人中也算得上过于敏感多情的那一种,我说我见过太多包裹得过于严密的心脏,所以看见你如此热切地打开心脏去感受去生活,就会觉得既感动又担心——因为这太容易受伤了。

后来他哭着对我说,就是因为世界上有你这样温柔的人,我才有勇气继续这样生活啊。

三、

昨天还翻到以前一个老师给我写的赠别,他说只是时间总是嫌疑犯,让太多变成猝不及防。

过了两年再来看,确实啊谁又料得到所有事情的一切发展。

四、

终于把想写的信都写完。尽管我从未收到回信。

就像有一个人,她只是说她收到了。我说嗯。

大概这就足够?想传达的心情是我的。想被知道的心情是我的。想说的话也是我的。

但是后来她在外旅游,问要不要写信告诉我今天的海是什么颜色呀。

我说好呀。

尽管我已经无数次看过海,但我还是开始期待。


评论
热度(2)

© 火花心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