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心臓。

Here I love you.
In the dark pines the wind disentangles itself.
The moon glows like phosphorous on the vagrant waters.
Days, all one kind, go chasing each other.
  
The snow unfurls in dancing figures.
A silver gull slips down from the west.
Sometimes a sail. High, high stars.
  
Oh the black cross of a ship.
Alone.
Sometimes I get up early and even my soul is wet.
Far away the sea sounds and resounds.
This is a port.
Here I love you.

一、

有人表达对我的喜爱,说希望不要让我感到压力。

“因为我喜欢你啊,所以不想让自己喜欢的人因为我的喜欢而有压力。”

我无法假装无事发生只能无奈承认,说我确实感到了压力。所以我只能回避开,因为这是现在的我能想到的最照顾你感受的方式了。

她说,可是被伤害的感觉,也许正是她在关系中所寻求的东西啊。

然后我就在想,“照顾感受”只是我单方面的“照顾感受”啊。因为我实际上并不知道对方的感受到底是什么,对方希望从关系中获得什么。同一段关系在我这里和在你那里,也许就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我能给予的和你想要的,你能给予的和我想要的,以及最终我和你所可以获得的东西,也许都完全天差地别呢?

即便我很想去给予,但也许我所能给予的东西,完全不是对方想要的呢?


二、

我说你是白月光。我说你是高山,是江海。是我无法应对的强烈感情。

是我的无可应对,无可捉摸,无可描述。

我自己都能感受到我写下这些句子时伴随着的强烈理想化。我也可以感受到我时时刻刻地为了维持这一理想化做出的努力——只要我不去靠近,不去发现,不去探索,那我可以尽量拖延去到“贬低”的那一极的时间而停留在我单方面的幻想之中。

但今天我开始强烈的讨厌这一切。

不管对谁而言这一切都太不公平了。

你不知情地被我当做了容器。不知情地被我投射了这么多强烈的情感。不知情地承载了我所有这些厌倦、愤怒、失望——但它们确实只是因为我的原因。你毫不知情地在我的世界中反复被架上神坛又被拖下。

但究其原因只是因为我太过胆怯和惧怕。


三、

就觉得很痛苦啊。我一直以来避免承认的事情好像到了不得不承认的地步。

我的滤镜消失啦我嚎啕大哭

我问我周真实的痛苦和虚幻的幸福到底哪个更好啊。一直以来我接受的教育和训练都强调真实的重要性,可是如果真实只能带来痛苦为什么人类要寻求真实,虚幻的幸福哪里不好,感觉好些哪里不好,真实可以带来什么吗。

她说无所谓好不好啊。但对于每一个个体来说,有着每个人必然会有的选择。你会长大,你必然会面对一些真实,也有人会不清不楚地过一辈子,但是那是人家的路,不是你的。

人类一旦见过光明就无法回到无明的状态。这根本不是我可以自由选择的道路啊。

我说这太难了。承认这一切太难了。我以前几乎用了我所有的防御机制来使我的幻想更加真实,但我知道它不是真实的。

我周:但你已经承认了。这就是最难的一步了。


评论
热度(2)

© 火花心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