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心臓。

Here I love you.
In the dark pines the wind disentangles itself.
The moon glows like phosphorous on the vagrant waters.
Days, all one kind, go chasing each other.
  
The snow unfurls in dancing figures.
A silver gull slips down from the west.
Sometimes a sail. High, high stars.
  
Oh the black cross of a ship.
Alone.
Sometimes I get up early and even my soul is wet.
Far away the sea sounds and resounds.
This is a port.
Here I love you.

在和一个老师上一个给本科生开设的心理辅导类的课程。说是课程,其实更加类似于团体,而我的角色则类似于观察员,更多的工作是记录和培养感受性。
下课之后和老师聊起班上的一个学生,我说之前一直挺讨厌这个人,现在好像不是那么讨厌了。
老师问,那你现在什么感觉?
我从我的感受词库里搜寻了半天,用“心疼”为这种感受命名。
老师说,心疼很好,心疼是慈悲的开始。

后来想了想,我哪里是心疼这个学生,明明是在她身上看到了过去笨拙的自己,而如今我终于打算原谅过去的那个小女孩了。

这个课程给我的另一个收获是,时隔多年终于再次体会到了单纯的,“人”的乐趣。
其实越长大,越觉得他人即地狱,人际交往越发是一种负担。但当我可以抽离出来,只是观察的时候,我再次体会到了一种非常单纯的、因为人的存在而存在的乐趣。
我看见他们哭泣,看见他们大笑,看见他们互相倾诉,看见团体里的动力激烈迸发互相交错,感到自己都重新被力量所充实。

上周还和一个许久未见的老师见面,我跟她说我的变化,她说你知道你自己的变化是为什么吗。
我说应该是我可以更加接纳自己了吧。
她说,对啊。你内心那个茫然无措的小女孩,现在已经有了力量,准备好长大了。

评论
热度(5)

© 火花心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