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心臓。

Here I love you.
In the dark pines the wind disentangles itself.
The moon glows like phosphorous on the vagrant waters.
Days, all one kind, go chasing each other.
  
The snow unfurls in dancing figures.
A silver gull slips down from the west.
Sometimes a sail. High, high stars.
  
Oh the black cross of a ship.
Alone.
Sometimes I get up early and even my soul is wet.
Far away the sea sounds and resounds.
This is a port.
Here I love you.

“他相信自己的爱比恨更有力量。” | 关于《杀戮秀》、精神分析、爱和修复

最近看了狐狸大大的《杀戮秀》,觉得这文太几把酷了吧。作品里详尽地描述了一个黑暗的未来社会——社会的极少数人拥有绝大部分的资源,食物链顶端的人甚至在高空建造了一座浮空城市以独享阳光,世界由此分为上城和下城,上城人手握资源,以凌辱、毁灭、品尝他人痛苦为乐。在这座未来架空的腐朽城市里,娱乐业是最大的产业,各种各样的真人秀节目(带有各种生化危机式怪物以及性暗示意味的)聚集着资本和大众注意力,供脑子空空的人们取乐。

 

这是一个愤怒而压抑的世界。

 

故事始于某一届被叫做《杀戮秀》的节目。身不由己的人们参加这场互相屠戮的真人秀供更高级的阶层取乐。每个人都愤怒至极、走投无路又无可奈何,因为世界就是这样,一切都毫无意义,大部分人开始臣服于规则之下,但故事的主角夏天和白敬安没有——正如民众狂热的加冕所说的那样,他们是战神降临于此,生就是为了毁灭而来。

 

他们让我无来由地想起那句歌词,说的是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他们体内永远沸腾着痛苦和无望,是永远不会愈合的巨大伤口,但在他们互相靠近的时刻,又有比恨和愤怒更强大的力量将其安抚。

 

秀的设定有点像《饥饿游戏》,世界观有点像《北京折叠》,怪物有点像《生化危机》,规则有点像《大逃杀》,(just用比喻方便理解),两位主角的交流在前期几乎都是:

 

夏天:“我要杀了他。”

白敬安:“好,那我们来计划一下。”

/

白敬安:“接下来杀谁?”

夏天:“全都杀了。”

白敬安:“好,那我们得好好计划一下了。”

/

白敬安:“不要冲动。”

白敬安:“哎,怎么又杀了。”

白敬安:“那我们来处理一下尸体吧。”

 

社会生产力极大提高之后解放出来的劳动力几乎全部用于娱乐,而娱乐又几乎全是关于毁灭和性。之前看见有人觉得设定有点扯,但我觉得还颇有几分道理,因此随便写点东西,算作文评吧。

学识有限,请多指正。

 

·毁灭和性

看到世界观的时候首先想到弗洛伊德。虽然他的经典精神分析由于晦涩、消极、黑暗而正被逐渐摒弃,但作为心理治疗的先驱,他的理论依旧有不少可取之处。

 

他所提出的本能理论认为,人的所有行为可以归结于两种本能冲动:生本能和死本能。生本能力比多是一种机体生存、寻求快乐和逃避痛苦的本能欲望,是人类一切心理活动和行为的动力源泉,是性欲,是性本能,是一切身体器官的快感。死本能塔纳托斯与建设性的生本能相反,是完全指向毁灭、破坏、死亡的,人类之间那些残忍、对抗、攻击、杀戮则可以用死本能来解释。世界原初的变化使得人类由无机变为有机,有了繁衍和生存的本能,可生物真正先天存在的是无机本性,因此生物都有着自我毁灭的倾向,想要回到更早期的无机状态,人人都是向死而生。

 

人与生俱来这两种本能,构成人类一切活动的动机驱力。上城社会中,社会生产力极大提高,人们不再需要辛苦劳作、不再需要掩饰、压抑或是升华那些本能冲动,而是回到了寻求快乐的原始本能追求之中——性会激发生的本能,毁灭会激发死的本能。上城的娱乐业赤裸地直接呈现各种各样的杀戮和性,两者常常是混合出现——就像弗洛伊德说“本能冲动的本身一定是爱欲和毁灭性的混合”——以满足人们空洞虚无的欲求。

 

因为再无别的东西需要追求,也无需掩藏——这就是事物的本质。

 

·爱

但是除了性和毁灭,还有别的东西。

性是指向繁衍和单纯的生物快感,毁灭指向内是自毁,向外则是破坏——但有一种力量比它们更强。

儿童精神分析的先驱克莱因描述了每个人在生命之初的状态。在婴儿时期,每个人都太过弱小,因此持续地处于生本能和死本能的基本冲突之中,无法将两者有机整合起来。婴儿会在好与坏、爱和恨、创造和破坏之间创造出一道沟壑,以使所有事情都泾渭分明,“好”是绝对好,“坏”是绝对坏,“创造”有着绝对的守护力量,“破坏”则是无可避免地滑向深渊。

将好和坏绝对区分开来可以使人感到安全。但是随着婴儿逐渐长大,他终将意识到,给自己带来好的感觉的东西,最终也会给自己带来坏的感觉,那些好坏、爱恨、创造和破坏是一体的。他曾经在幻想中对“坏”的诅咒,最终也牵连到那些“好”的身上,那曾经给他以爱和庇佑的纯净源头,最终也被他的诅咒所污染。婴儿由此产生罪恶感和深深的悲哀。

只有当个体坚信,自己的爱比恨更有力量——相信自己的爱能从破坏性中存活下来,相信那些因爱而生的庇佑可以修复那些因恨而致的创伤——之时,问题才将得到解决。

爱和恨永远都会出现在人类的体验之中,所以你必须得有持续的、强大的修复力量。相信自己修复的爱比破坏的狂怒更有力量——

 

这是我喜欢夏天的地方。

他身负着如此多的苦难,疼痛,恨意,绝望,却依然拥有去爱的力量。

 

在他的身上,爱意和恨意同样强烈。他是燃烧着的。强烈、耀眼、锐利、永不屈服的。

 

“没有了黑暗的主题,在这个有着悲惨宿命的年轻人身上,温暖之光在燃烧。黑暗寓言变成了励志故事。”

 

就像他一开始看见变异老鼠的目标是自己就马上和小白拉开距离、嘉宾秀意图自杀的时候会想到这会剥夺小白难得的暖意、董事会在惩罚白敬安时他选择割破自己的手——那些沉稳的、克制的、温柔的,不像他一个如此锋芒毕露、过度杀戮的人身上会有的东西——他身上爱和守护的力量是如此强大,最终得以修复那些恨和被恨的客体。

 

“他相信自己的爱比恨更有力量,可以修复那些因自己的愤怒所带来的创伤。”

 

而这强大的生命力同样唤起了白敬安身上的那些爱的、好的、生命力的部分。这些被唤起的爱和好,反过来又同样唤醒了夏天身上更多的生命感。他们同时感受到了新的力量,他们彼此给予,互相滋养,互相成就。

 

两个绝境中独自前行的人终于在彼此身上找到了完整的生命意义,通过自己的“给予”,而找到了自己的生命感。

 

这太好了。

 

看完《杀戮秀》之后的感觉,就是这太好了。浮金城落了下来,终于得见湛蓝天空,上城的人工海洋落了下来,大概会映着粼粼波光。而我作为读者也被夏天和小白唤起了生命感,想要去爱。


——

妈耶我很久没有这么用力地卖过安利了……


评论
热度(117)

© 火花心臓。 | Powered by LOFTER